探索现代艺术的100天

抽象艺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何评判抽象画的价值,画的时候我们在想什么

连载:进行中

  • 1
    2015-09-26 00:59:28

    在美国接触到的第一个现代艺术画家Micheal William,我喜欢他的pattern。我想有些艺术家美国学生都很熟悉,但是对于我来说是很陌生的。于是我恭敬的记下每一个在课堂上听到的名字。在每周三的课上我会跟助教聊很久,助教人都很好会回答你一切的问题,每一次都感觉想知道到东西又知道了更多。

    同时现在也是一个比较迷茫的阶段,因为绘画的方式突然转变很大。这里没有人告诉你对与错,一切都没有标准答案对于我来说其实有点恐怖。因为在我希望别人judge我的时候其实我也在judge着别人,我心里会想,卧槽尼玛画这么烂还敢拿出来现。但其实美国人不会这么想。课上他们会围着一张我看来很可怕的画讨论很久,老师也是永远和同学一起讨论。

  • 2
    2015-09-27 20:52:38

    昨天晚上在画室问了Arvind个问题:为什么有的同学画的超烂,课上大家还是要围绕着他的画讨论上半小时?他拉了把椅子坐我对面开始对我进行了长达一小时的教育。他问我什么是糟糕的画,我说,就是颜色超级恶心,一看就知道此人完全不会画画啊!于是他掏出手机给我google了一大堆看上去像垃圾的名画。Arvind人很好,虽然我英语超烂,但是他愿意操着一口浓浓印度风味的英语跟我反复解释……从美国历史谈起,到“要发自内心地去画画,而不是用脑子”结束。他说,你为什么要这样画画(指着我的画)。我说我希望观众喜欢我的画,我希望我的画好看。他说,如果人们要被美丽的图像迷住,那为什么人们会喜欢JacksonPollock。

  • 3
    2015-09-29 01:07:53

    我的课要做一个作业,我想表现公交车里的空间。公交车是个很奇妙的地方,人们彼此挨得很近但是又很远,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但是总是很平静。一开始我想做一个黑盒子,可以用动画做很多双眼睛投影在内壁。当观众透过孔往里面看的时候,偶尔会有眼睛和你对视到,这时候人会产生很微妙的心理,会感觉啊,我要转开我的视线!但是这个制作起来感觉成本太高要跪,就先搁置了。有个研究生建议我找两个人来吹气球,两个气球时不时地碰到一起又弹开,表现人与人眼神交汇又躲开的感觉。当时觉得好厉害!但是有点心虚,太实验艺术了……后来我决定做一个类似西洋镜的东西,木工师傅人超nice,和我讨论聊很久要怎么实现,明天就可以开始动手了!妈蛋字数限制太坑

  • 4
    2015-09-29 22:28:21

    今天课带去听一个叫eija-liisa ahtila的女人做的一系列牛逼视频,其中最主要的是《the announciate》,然并卵,看也看不懂,听也听不懂…很急啊回去课堂还要讨论,于是靠谷歌胡编乱造了些观点,然后讨论的时候说,我觉得啊,这个故事哈,就是说,万事万物是怎样生存的,人和动物的地位是平等的,在动物的视界里人类是如何影响着他们,而在人类的视界里动物又是如何地影响他们……总之这个片子就是很诡异。放些截图大家随便看看……突然想起明天早上课又要讨论同学的画,我心好累!!!!!我要准备些万能金句去乱说了!!!!!

  • 5
    2015-09-30 18:38:47

    今天又是崩溃的一天。我们班有个男生不是绘画专业的,貌似是做装置艺术的,他大概想法特别多,嘴巴又太能说,总之我很少见他画画,光看见他和老师聊天了。今天开始画的时候,他画了一个很疯狂的人像,在我眼里就是不会画的人画的啊!!!!然后老师同学们纷纷一个箭步地冲上去,大声称赞画的真好啊!!!!我真的要哭啦ಥ_ಥ ಥ_ಥ 而每次经过我时都只是淡然飘过……大概我也画的不够好吧,才对别人如此怀疑。第一张图是老师跟我们一起写生画的,我觉得很好看。二三四是上课场景。再推荐一个画家marsden hartley,我也没有很喜欢但是老师推荐的我就(−_−;)

  • 6
    2015-09-30 19:33:41

    对了还想感慨一下好的大学和烂的大学的区别。来了SAIC才知道大学可以这样,你想干什么所有老师会一起协助你完成,所有资源都在学校等着你去利用,木工师傅、3D打印从早到晚等着你去找他帮助你实现你的项目。甚至课表都是被精心设计过,拓展思维的课和实践的课相辅相成(还有艺术史可以好好虐你的英语)。回想国内读了四年的大学(千万别来浙江工业大学),连个鬼都没有见到,唯一一次实地动手是城市雕塑的老师带我们去做了一次雕塑,仅此一次错过就没了。再加句题外话,在芝加哥碰到过两次央美的人,感觉央美的人都特别讨厌,首先都长着一张很不开心的脸(大概高复了多年),其次聊起天来特别不愉快。看这段文字的没有央美的人吧我先撤了拜拜

  • 7
    2015-09-30 19:33:42

    对了还想感慨一下好的大学和烂的大学的区别。来了SAIC才知道大学可以这样,你想干什么所有老师会一起协助你完成,所有资源都在学校等着你去利用,木工师傅、3D打印从早到晚等着你去找他帮助你实现你的项目。甚至课表都是被精心设计过,拓展思维的课和实践的课相辅相成(还有艺术史可以好好虐你的英语)。回想国内读了四年的大学(千万别来浙江工业大学),连个鬼都没有见到,唯一一次实地动手是城市雕塑的老师带我们去做了一次雕塑,仅此一次错过就没了。再加句题外话,在芝加哥碰到过两次央美的人,感觉央美的人都特别讨厌,首先都长着一张很不开心的脸(大概高复了多年),其次聊起天来特别不愉快。看这段文字的没有央美的人吧我先撤了拜拜

  • 8
    2015-10-01 22:39:50

    记录几件有趣的事吧~昨天画画的时候我对旁边的女生说,我很喜欢你暗部的颜色。她说Thank you!Are you enjoying it?当时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她问我有没有享受画画。好有意思的问题,当时心里有点小震撼。当然我很快乐,但是我好像从来不会把这个当作很重要的问题问人家。第二件事情是前天洗笔的时候,一个从未说过话的女生问我How are you.我又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这是因为英语太烂)然后赶紧不好意思笑笑说good。她边洗边说,如果来生你变成一种动物,你希望是哪种动物?妈啊,我记得我跟你是第一次说话啊!我边说大概是狗吧,边露出了很不可思议的表情。她解释说因为不想单纯问how are you这种话题,所以想问点别的……

  • 9
    2015-10-02 19:50:33

    今天又是崩溃的一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一个长相hin清纯的妹子,讲了她可怕的约X经历,我内心受到一万点伤害。吃完饭回到教室,旁边的女生是台湾人,只会讲很简单的中文,于是我问她的漫画是什么故事…她说,transgender…我说,哦就是变性人吧?她说,对是我的亲身经历。当时我的表情(V) (°,,,,°) (V) 真的一下子消化不了这个信息量!我颤抖着说,哇,那你的漫画一定很特别,我好期待!!然后情不自禁扫了眼她的胸…最近讲太多废话了,还是推荐一个漫画家吧Grant Reynolds,他今天来课上聊天了。我说我的故事想画成Nobrow那种风格,他说,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好吗,画得快乐是最重要的事,因为如果你不快乐,你会坚持不下去的。

  • 10
    2015-10-03 22:51:23

    今天很神奇,跟一个妹子去泥塑教室玩制陶。聊天过程中得知她是个十分热爱中国的台湾人……而且为了签证方便,拿的是大陆护照(因为世界各地没有台湾大使馆)……我醉。她认为现在台湾的年轻一代不行了,远远比不上大陆的年轻人,她说台湾的同学关心的只有娱乐八卦时尚买包包。国内中传本科写剧本毕业的,来这儿从头读大一。我问她为何这么有勇气,她说她们家都是搞艺术的,所以特别能理解她。然后得知她有个表哥,是郭敬明小时代的副导演……她表哥那时候打电话来说,表妹,你看小时代了吗。迷之沉默。然后她表哥说,表妹,不要鄙视我,我是为了赚钱。哈哈哈笑死了~~~总之特别逗。下面奉上我今天捏了一天泥巴的成果,等烤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