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童年

不吃鸡蛋的丁厌再也不会不吃鸡蛋了

连载:进行中

  • 24
    2018-04-29 00:00:31

    在心里微小温暖而又永恒的两盏灯

    小学

    四五年级的时候,在一个冬季期末考试的清晨,我去蛋糕店买面包当早饭,店里的阿姨问我今天是不是期末考试,我点点头,她笑着把蛋糕递给我说:“那你要认真考哦,加油!”

    雨后,放学回家,古街青石板坑坑洼洼,上一个斜坡时一个脚滑摔进泥水里,很疼,打算休息一下再站起来,路过的人都匆匆走开没有看我,这时一个阴影停下盖住了我,一个男人的手伸了过来拉我站起来,还来不及说谢谢他就走了,我始终没有看清他的脸。

  • 23
    2018-03-26 22:31:49

    有一年夏天,去一个姐姐家玩,我们两趴在一方小凉席上,旁边摆了一杯冰水和一盘脆西瓜,开着风扇,一下午就趴凉席上听从钢筋混凝土中传来周围邻居家的声音。 ​

  • 22
    2018-02-13 23:59:06

    对,我就是那种从小成绩不好却一直坐在前两排上课老盯老师花裙子看想数清上面到底印了多少只小狗的那种学生

  • 21
    2018-02-11 13:53:56

    爷爷在修伞

  • 20
    2017-06-14 16:40:44

    噩梦

    反复做过一个噩梦。家里突然发出咯咯咯声或者音乐盒的声音,大家都听不见,只有我一个人跟着声音到处找,然后就发现次卧的阳台上有一个巴掌大上发条的娃娃,在边跳边叫,我想伸手拿它,但是它马上一闪不见了,这时家里就发生了火灾,火苗追赶着大家,大家都在尖叫。

  • 19
    2017-06-13 14:23:03

    小学的时候,一直觉得自己是没有哆啦A梦的大雄

  • 18
    2017-03-29 23:52:11

    初中语文老师对我们说过:“城管家里要什么,今天他们就去抢什么。”当时深以为然。

    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家里开面馆,有时候门前也摆摊供食客吃面【估计是不允许的】,家里人时不时的也与城管做斗争。

    有一次我没上课,放假在家,就跑去面馆玩,刚一过去就看到车上的城管下车抢东西来了,周围一片混乱,我眼里只有母亲和两个大汉抢凳子的场面,一股劲儿冲上脑子,我一边叫喊着一边冲向他们帮我妈抢凳子,后来已经忘了凳子到底抢回来了没有,只记得当时母亲的手被劣质的塑料板凳划出了一道鲜红的口子。

  • 17
    2017-03-29 10:00:45

    关于自杀这个词,我第一次明白是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

    我们学校有一位叶老师,在我们三年级的时候教过我们唱歌,人很凶,不听话的就要打,后来还带着我们去参加歌唱比赛,唱的《三月里的小雨》。上高年级后我上学路上偶尔还能碰着她,她每次也对我点点头算是问候了。

    可突然某一天周一的早晨,我来到学校后,发现班上同学都在哭,我最好的朋友抽咽着对我说:“叶老师用火车自杀了。”自杀?什么是自杀?难道是自己杀死自己,让自己永远离开这个世界吗?那带着我唱歌的叶老师我再也见不到了吗?我也跟着开始哭起来。

    那天周一的升旗同学们非常安静,都红着眼圈沉默着。

    后来有许多谣言,说叶老师是因为生病没钱看病才自杀的,也有的说是因为跟老公吵架。不过唯一能确认的是,她在火车开过来之前给蒋老师打过一个电话,这是为了述说对人世的留恋还是不满已经不得而知了。

  • 16
    2017-03-28 20:47:57

    上小学的时候看到过吸毒的人,他们缩在我经常钻的一条阴暗的小巷子里,巷子很窄,只供最多两个人同时通过,那天向往常一样想要经过这条冒险的小巷子再去学校,刚往里走了几步就看到两三个人堵在巷子中间用尖尖的我最害怕的针管自己给自己打针,碍于对针管的恐惧我立马退了出去,要是给我来一针我可吃不消,回家后告诉了奶奶,奶奶说他们是卖小孩儿的,叫我再也不要去那条小巷子。

  • 15
    2016-07-29 21:21:28

    小的时候,在某些方面,脑袋是浆糊做的。一年级语文老师听写,我硬是弄不明白里头的规则,到底是让我写拼音呢还是汉字。有时候一个词语可以写两个同音不对义的字上去,所以每次听写都不及格,我都会放学留下重听。这样持续了半学期,后来也不只怎的,又渐渐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