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童年

不吃鸡蛋的丁厌再也不会不吃鸡蛋了

连载:进行中

  • 1
    2015-10-07 20:55:57

    刚出生到两岁的时候,家里很穷,阿婆是食堂掌勺的,所以住的房子是学校的。现在只能断断续续想起一些画面,到处滴水的房檐,拿着刀正在切大白菜的阿公的手,一张窄窄的我的床,周围哄我的声音。出太阳的时候,父亲把我抱到阳光下,能想起阳光照到眼睛的一霎那。还有学校的哥哥姐姐做广播体操的时候,我站在他们后面跟着做,看到我的影子和他们的影子印在烂掉的水泥地上,感觉还有护住我的双手和家人的笑声。

  • 2
    2015-10-08 18:12:10

    还是那个时候,家里没有什么玩具,就坐在煤球堆旁边,拿着不规则的煤球想象着这像小狗,那像小鸟,阿婆就在旁边的炉子上,一边煮东西一边照看我。后来,读完师范的姑姑,给我买回了第一套玩具。不过遗憾的是,我没有玩过九连环和波浪鼓,直到上中学的时候都很稀奇这些玩意儿。

  • 3
    2015-10-08 18:20:37

    记得在冬天的早晨,我和另一个小丫头就常跑去蒸馒头的地方,仰头看着阿公把盖子端开,那蒸汽就一下窜上两层楼高的天花板,同时脸上感觉到一股热气,整个人顿时就暖和了【不过,我一直在怀疑那两层楼高的天花板,到底是因为当时个子小,还是因为它真有那么高

  • 4
    2015-10-08 18:35:01

    10月4号,大哥30岁生日。在学校住的那段时间,大哥偶尔会到家里来玩,有一次带着我撬了家里的锁偷了钱去买东西吃,那也是我第一次吃泡泡糖。后来这件事被发现了,阿婆阿公罚大哥跪在地上挨打,我抱着奶瓶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当时其实什么也不懂,但隐约觉得是和撬锁有关。对于当时骂大哥的话我只记得两句,阿婆:“你认不认错!”我也跟着大喊:“你认不认错!” 你认不认错!!

  • 5
    2015-10-18 13:09:48

    住在学校旁边的房子里的时候,邻居经常会放儿歌,放的最多的是青青河边草

  • 6
    2015-10-18 13:11:12

    后来学校扩建,周围房屋拆迁了,我们一家人收拾着东西,向坡下搬。阿婆背着东西牵着我,我拎着一个空水瓶踩在碎瓷砖上回头望向老房子破烂不堪的老房子。在搬家后,我曾经自己一个人偷偷回到拆迁的地方,那里已经没有建筑物的影子,到处都是烂掉的砖土残墙,水泥地也开裂了。一种特别令人难过的感觉让我蹲在地上,大声哭起来。

  • 7
    2015-10-22 23:33:37

    搬家后,阿婆不能在学校工作了,于是就开始养猪。每天端着热腾腾的猪食就往猪槽里倒,烫的它们尖声大叫。

  • 8
    2015-10-22 23:39:44

    搬家后的地方有一个小院子,屋子是三层楼房,我们住底层,上到第三层推开另一个门是一间零食店,店外就能到外面马路,是相对于那条马路的第一层【重庆的地形就是这么神奇】,第二层其中也有一扇门,推开出去是由长石板搭起来的简陋的桥,过桥后上几梯也可以直达马路,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栋楼房就是一个仙境,魔幻如爱丽丝里的构造【不过当时我还不知道爱丽丝】

  • 9
    2015-11-26 21:58:26

    一年春节,哥哥把我的手塞到了母猪嘴里

    粘粘滑滑的,哼哼的叫

    后来阿公说,幸好没咬你,猪的牙齿很利哒

    现在想想,猪嘴里还挺暖和的

  • 10
    2015-12-22 23:41:27

    第一次吃瓜子,是顶楼马路边小卖部老板送的,一大把,全塞进嘴里,嚼呀嚼呀,只吃出了一股盐味儿,最后吞不下去,全吐了。现在想想,还有点可惜,一大把的瓜子呢

  • 11
    2016-02-20 20:00:30

    第三个家,到了一栋标准的老楼房,父母每天一大早担着凉粉凉面出门卖,我爬在窗口跟他们挥手再见,然后蹲在缝纫机下面【下面有我创造的另一个家庭】等着阿婆从以前的家过来给我做早饭,送我上学。

  • 12
    2016-02-20 20:02:42

    早饭很难吃,煮熟的鸡蛋被碾烂在奶粉里,再冲水吃下

  • 13
    2016-02-27 14:58:20

    车 不回头地开

    幼儿园被高楼取代

    一栋老旧的楼里只剩下一家新贴了春联

    打过架的小剧院也没有了

    篮球场被施工地划为两半

    一切都是灰扑扑的

    只有新修的高楼和那副独有的春联

    颜色艳丽而又刺眼

  • 14
    2016-06-14 00:43:48

    记忆里小时候的夏夜,天空永远都散发宝石蓝光

  • 15
    2016-07-29 21:21:28

    小的时候,在某些方面,脑袋是浆糊做的。一年级语文老师听写,我硬是弄不明白里头的规则,到底是让我写拼音呢还是汉字。有时候一个词语可以写两个同音不对义的字上去,所以每次听写都不及格,我都会放学留下重听。这样持续了半学期,后来也不止怎的,又渐渐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