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进制的生活自白

我知道,没有人会对我的生活真的在意。可是,我至少要让以后的自己有些什么,可以拿来缅怀。缅怀自己。

连载:进行中

  • 1
    2015-09-19 20:40:14

    那,我的连载就从八月初开始吧。现在的武汉已经有些凉意,夜晚却还是能听到夏虫百无聊赖的鸣叫。离海里的我才过去了一个多月,回国的日子真的好难熬。这是一个多事的九月,我一身的病和繁忙的时间,喘气都变得弥足珍贵。在芭提雅的海里,我就一步一步的走向远处。想着那些自杀的人,如此从容,内心忽然一阵敬佩。一个人的生命,虽然并不自私的属于自己,但就算这样,谋杀自己的勇气大过了世间所有恐惧,还能平静的走向死亡,也是活出了一种死法。我往前走的每一步,内心都是无法平静的,我不知道下一秒我会不会就踩到断层,落入深海,这种每一步的未知,让我从没有一刻这么想活着。于是,在海水淹没脖子的窒息感强烈影响之下,我转身慌逃上岸了。

  • 2
    2015-09-21 09:47:03

    上完课出来觅食。吃完饭在湖美旁边的村里闲逛。九月初凉的晚风,并不刺骨,牛仔夹克套在身上还有些微热。带着用不完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到处走走,然后就去了宠物店,忽然又想养一只猫。可是,笑笑说,你还有生活费呢。我有些愧疚的想着那只已经在我妈爸家中作威作福的胖子,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果然,我觉得如果有一个梦想能和画出棒棒的画相比,我应该想拥有一个自己的动物园吧。我想养着生活费,用不完。还有等我得到再取名字的刺猬,灰机鹦鹉,浣熊,猴子...如果以后房间足够大,我还想养一匹马。可惜,不知道我这辈子能否拥有一片草原。早安,新的一个星期。依旧疲倦忙碌,依旧为了生活前行吧。不知何时才能离想要的我更近一些。

  • 3
    2015-09-22 09:52:16

    武汉的秋天,来的晚却急。现在对于一个正常温度感知的人来说,这样的天气刚刚好还是穿着夏天的装束。然而,我的膝盖却好像提早预知了下一个季节的摄氏度不上20,右边的那个疼了整整一天,穿袜子也没办法安慰它脆弱的心灵。今天是我最好的朋友23岁的生日,虽然她身份证上恬不知耻的写着和我同样的年份。但是,真的,她比我大一岁。她现在和我的距离就差一个北冰洋,四大洋就全阻隔在我们面前了。我们白天黑夜不同,我们周围环境不同。她甚至在大学有了新的朋友,像我一样对她那么好。她几月去的英国我都不记得,我只知道,我承诺她回国之前买一辆MINI,去机场接她,我做到了。但是,我很害怕她回来的时候,她会不习惯。毕竟,我长的越来越好看了。

  • 4
    2015-09-22 22:15:12

    下午的时候,我最要好的今天过生日的朋友给我打了一个越洋电话。虽然那会她才起床,可是,我却分明有种她一定就在武大的寝室里这样强烈的错觉。于是,在毫无忌讳的半小时后,她说她起床了,我也决定在太阳还没落山的时候,带着用不完去散散步。用不完是一只有点大的约克夏。和我在一起快半年了,刚把她买回来的时候,她在一个挤了她们一家四口的小笼子里,留着长毛发着抖。在挑选的时候,因为她的含蓄,我决定她为我被选中的孩子。我依稀记得那家人的审美真的不好,用不完扎头发的皮筋俗落的让我嫌弃。于是在微笑告别卖家转身的瞬间,就迫不及待的把头绳摘下来,丢进来垃圾桶。我保证在她离去的所有时间里,她都比以前好,不会后悔成为我的女儿。

  • 5
    2015-09-25 23:21:45

    前几天在等红灯的时候买的栀子花已经在车里散尽了香气,只剩一下被氧化的枯萎的实体,静静的挂在车前。于是我就把它取下来,安放在还生命力十足的杂草从旁边。在这同等温度空气和阳光之下,枯萎和盛放一同存在在一个空间里。这真的很不可思议。可我又觉得,自己那么坏。在栀子花散尽余香之后,却把它放在少女芳华般的植物身旁,这样的嘲讽简直不亚于死后鞭尸.这也让我从心里怀疑,我可能不是什么真的那么善良的人...于是,看着那枯萎的花静静的躺着,过了一会儿,抬头因为低血糖的一阵晕眩,我恍惚不稳的离开了那些就算还鲜活或已枯萎也终究消失殆尽在这世间的沧海一粟们,回家睡觉了。我也知道,我的生命也终将在陨落之时有新的生命正巧开始

  • 6
    2015-09-30 09:10:38

    最近的身体越来越差,以至于自拍完调调光就一脸苍白无力的样子了。秋天的气息在武汉这个四季并不分明的城市里太稀薄了。高中还是非主流文字体的我,就总结出一句我现今也认为还不算错的话。冬天的阳光和夏季一样饱满,却是骗人的。当你穿过隔离寒冷的墙体,想要迎接暖阳。那雪后的一片明晃晃的光,却像一把把反着寒气的刀子,隔着衣服也能将你刺穿。而比温度更提早通知四季变换的,就是味道。可是,对于用鼻子就能感知季节变化的我来说,这也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明明穿着短袖坐在车里等人发呆,有些微出汗。蚊子左右腿已经对称的咬了6个包。这一切明明都是夏天的特征,却还是欺骗不了,空气里已经有了一丝秋天侵袭的味道。不知道十月会发生什么

  • 7
    2015-10-02 21:17:42

    我的两个高中同学分别在1号和2号结婚了。对于这件现在我也觉得离我很遥远的事情,我真的没办法发表意见。在我小时候,参加爸妈同事或亲戚的婚礼,根本就是冲着吉祥物环节去的。所以,结婚这个词一直同等于免费娃娃。直到我哥哥结婚,我哭的泣不成声的走上台送戒指,无意中拿到捧花,我才发现,结婚的定义终究是要被重新改写的。现在,曾和我说说笑笑,一起度过年少时光的同学竟然就组成家庭,成为了我眼里还需要很久才会成为的大人时,我发现,我们之间出现了一道鸿沟,这个深度可能需要很多年之后的一场我的婚礼才能填平。我庆幸没有被邀请参加他们的婚礼。早晨起床的时候,我幻想了一下自己穿婚纱的样子,可我想不出来,只有阳光披在了身上。

  • 8
    2015-10-03 21:28:34

    感觉今天没有什么图片能配合文字。我仔细的想了一下最近一段时间的记录。发现,我的连载可能跑了题。这并不是在成为更好的自己的路上。这只是我所有走向未来的道路空隙里,琐碎的自白。是我最不敢面对的,不愿展示给周边人的,另一个我的想法。所以,可能在某一天。关注我的人会发现,我忽然改了题目,换了图片。变成了其他的什么更贴切的。我没有办法同一个时间做很多事情,所以,在这个连载走向正轨之前,我没有办法有更多精力来表达更多的事了。\n 我住的城市变得好冷,雨天也让人没有更多的心情,组织什么看起来文笔真好的句子。被玻璃上的雨水折射出来的模糊斑斓的街道和灯光,鼻子闻到的冷冽又潮湿的空气,就是这个今天了。

  • 9
    2015-10-05 23:18:28

    收拾老家,整理出了一箱箱的青春。张悦然文笔影响下的一封矫情造作却真实的情书应该囊括了我高中三年百分之六十七多一点的全部内容。父母不在家的第一天的夜晚还是来了,一个人在床上和微凉的空气互换温度。空虚这种有一定非主流成分的词就在我的大脑里伴着漫无目的的回忆化开了。然后,我就不知怎么鬼使神差的想到了高中。不得不说,我的念旧随着生日蜡烛的增多,也变得越来越粘稠而厚重。第一次的玫瑰花,第一次的情人节,我在15岁开启了所有家长严加守备预防发生的早恋。从小受到童话故事和纯爱小说洗礼的我,终于迎来了千次幻想中纸上谈兵之后的实战。那段只有十一个月整的回忆,却是我念旧青春中不可缺少的冬日夏云,甚至可以再起一个连载。

  • 10
    2015-10-07 11:12:19

    我从小貌似就很害怕被忽略。所以在人群面前,表现的都异常开朗,温和,细心。似乎在人群面前我能把所有形容人优质的词语都做的更好一点点。这不是虚伪,应该是我想要达到目的的一种长期消耗自己的手段。每个人从出生开始就是插满了透明数据线的主机。接收或传送着各种信息。每个人的所求不一样,所给也不一样。。我想给与我认识的人关爱,想得到的是他们的烦恼。说白了,就是依赖。我总觉得如果我能做一个被依赖的人,我不会那么容易被忽略或抛弃。于是,我对所有人友善,真诚。我想收获他们对我的依赖。但貌似,通过这么多年的实践,我发现,我得到的只是一段一段的数据,在不定时的被销毁。现在存留下来的依旧少得可怜。在夜晚依旧被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