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进制的生活自白

我知道,没有人会对我的生活真的在意。可是,我至少要让以后的自己有些什么,可以拿来缅怀。缅怀自己。

连载:进行中

  • 1
    2015-09-19 20:40:14

    那,我的连载就从八月初开始吧。现在的武汉已经有些凉意,夜晚却还是能听到夏虫百无聊赖的鸣叫。离海里的我才过去了一个多月,回国的日子真的好难熬。这是一个多事的九月,我一身的病和繁忙的时间,喘气都变得弥足珍贵。在芭提雅的海里,我就一步一步的走向远处。想着那些自杀的人,如此从容,内心忽然一阵敬佩。一个人的生命,虽然并不自私的属于自己,但就算这样,谋杀自己的勇气大过了世间所有恐惧,还能平静的走向死亡,也是活出了一种死法。我往前走的每一步,内心都是无法平静的,我不知道下一秒我会不会就踩到断层,落入深海,这种每一步的未知,让我从没有一刻这么想活着。于是,在海水淹没脖子的窒息感强烈影响之下,我转身慌逃上岸了。

  • 2
    2015-09-21 09:47:03

    上完课出来觅食。吃完饭在湖美旁边的村里闲逛。九月初凉的晚风,并不刺骨,牛仔夹克套在身上还有些微热。带着用不完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到处走走,然后就去了宠物店,忽然又想养一只猫。可是,笑笑说,你还有生活费呢。我有些愧疚的想着那只已经在我妈爸家中作威作福的胖子,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果然,我觉得如果有一个梦想能和画出棒棒的画相比,我应该想拥有一个自己的动物园吧。我想养着生活费,用不完。还有等我得到再取名字的刺猬,灰机鹦鹉,浣熊,猴子...如果以后房间足够大,我还想养一匹马。可惜,不知道我这辈子能否拥有一片草原。早安,新的一个星期。依旧疲倦忙碌,依旧为了生活前行吧。不知何时才能离想要的我更近一些。

  • 3
    2015-09-22 09:52:16

    武汉的秋天,来的晚却急。现在对于一个正常温度感知的人来说,这样的天气刚刚好还是穿着夏天的装束。然而,我的膝盖却好像提早预知了下一个季节的摄氏度不上20,右边的那个疼了整整一天,穿袜子也没办法安慰它脆弱的心灵。今天是我最好的朋友23岁的生日,虽然她身份证上恬不知耻的写着和我同样的年份。但是,真的,她比我大一岁。她现在和我的距离就差一个北冰洋,四大洋就全阻隔在我们面前了。我们白天黑夜不同,我们周围环境不同。她甚至在大学有了新的朋友,像我一样对她那么好。她几月去的英国我都不记得,我只知道,我承诺她回国之前买一辆MINI,去机场接她,我做到了。但是,我很害怕她回来的时候,她会不习惯。毕竟,我长的越来越好看了。

  • 4
    2015-09-22 22:15:12

    下午的时候,我最要好的今天过生日的朋友给我打了一个越洋电话。虽然那会她才起床,可是,我却分明有种她一定就在武大的寝室里这样强烈的错觉。于是,在毫无忌讳的半小时后,她说她起床了,我也决定在太阳还没落山的时候,带着用不完去散散步。用不完是一只有点大的约克夏。和我在一起快半年了,刚把她买回来的时候,她在一个挤了她们一家四口的小笼子里,留着长毛发着抖。在挑选的时候,因为她的含蓄,我决定她为我被选中的孩子。我依稀记得那家人的审美真的不好,用不完扎头发的皮筋俗落的让我嫌弃。于是在微笑告别卖家转身的瞬间,就迫不及待的把头绳摘下来,丢进来垃圾桶。我保证在她离去的所有时间里,她都比以前好,不会后悔成为我的女儿。

  • 5
    2015-09-25 23:21:45

    前几天在等红灯的时候买的栀子花已经在车里散尽了香气,只剩一下被氧化的枯萎的实体,静静的挂在车前。于是我就把它取下来,安放在还生命力十足的杂草从旁边。在这同等温度空气和阳光之下,枯萎和盛放一同存在在一个空间里。这真的很不可思议。可我又觉得,自己那么坏。在栀子花散尽余香之后,却把它放在少女芳华般的植物身旁,这样的嘲讽简直不亚于死后鞭尸.这也让我从心里怀疑,我可能不是什么真的那么善良的人...于是,看着那枯萎的花静静的躺着,过了一会儿,抬头因为低血糖的一阵晕眩,我恍惚不稳的离开了那些就算还鲜活或已枯萎也终究消失殆尽在这世间的沧海一粟们,回家睡觉了。我也知道,我的生命也终将在陨落之时有新的生命正巧开始

  • 6
    2015-09-30 09:10:38

    最近的身体越来越差,以至于自拍完调调光就一脸苍白无力的样子了。秋天的气息在武汉这个四季并不分明的城市里太稀薄了。高中还是非主流文字体的我,就总结出一句我现今也认为还不算错的话。冬天的阳光和夏季一样饱满,却是骗人的。当你穿过隔离寒冷的墙体,想要迎接暖阳。那雪后的一片明晃晃的光,却像一把把反着寒气的刀子,隔着衣服也能将你刺穿。而比温度更提早通知四季变换的,就是味道。可是,对于用鼻子就能感知季节变化的我来说,这也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明明穿着短袖坐在车里等人发呆,有些微出汗。蚊子左右腿已经对称的咬了6个包。这一切明明都是夏天的特征,却还是欺骗不了,空气里已经有了一丝秋天侵袭的味道。不知道十月会发生什么

  • 7
    2015-10-02 21:17:42

    我的两个高中同学分别在1号和2号结婚了。对于这件现在我也觉得离我很遥远的事情,我真的没办法发表意见。在我小时候,参加爸妈同事或亲戚的婚礼,根本就是冲着吉祥物环节去的。所以,结婚这个词一直同等于免费娃娃。直到我哥哥结婚,我哭的泣不成声的走上台送戒指,无意中拿到捧花,我才发现,结婚的定义终究是要被重新改写的。现在,曾和我说说笑笑,一起度过年少时光的同学竟然就组成家庭,成为了我眼里还需要很久才会成为的大人时,我发现,我们之间出现了一道鸿沟,这个深度可能需要很多年之后的一场我的婚礼才能填平。我庆幸没有被邀请参加他们的婚礼。早晨起床的时候,我幻想了一下自己穿婚纱的样子,可我想不出来,只有阳光披在了身上。

  • 8
    2015-10-03 21:28:34

    感觉今天没有什么图片能配合文字。我仔细的想了一下最近一段时间的记录。发现,我的连载可能跑了题。这并不是在成为更好的自己的路上。这只是我所有走向未来的道路空隙里,琐碎的自白。是我最不敢面对的,不愿展示给周边人的,另一个我的想法。所以,可能在某一天。关注我的人会发现,我忽然改了题目,换了图片。变成了其他的什么更贴切的。我没有办法同一个时间做很多事情,所以,在这个连载走向正轨之前,我没有办法有更多精力来表达更多的事了。\n 我住的城市变得好冷,雨天也让人没有更多的心情,组织什么看起来文笔真好的句子。被玻璃上的雨水折射出来的模糊斑斓的街道和灯光,鼻子闻到的冷冽又潮湿的空气,就是这个今天了。

  • 9
    2015-10-05 23:18:28

    收拾老家,整理出了一箱箱的青春。张悦然文笔影响下的一封矫情造作却真实的情书应该囊括了我高中三年百分之六十七多一点的全部内容。父母不在家的第一天的夜晚还是来了,一个人在床上和微凉的空气互换温度。空虚这种有一定非主流成分的词就在我的大脑里伴着漫无目的的回忆化开了。然后,我就不知怎么鬼使神差的想到了高中。不得不说,我的念旧随着生日蜡烛的增多,也变得越来越粘稠而厚重。第一次的玫瑰花,第一次的情人节,我在15岁开启了所有家长严加守备预防发生的早恋。从小受到童话故事和纯爱小说洗礼的我,终于迎来了千次幻想中纸上谈兵之后的实战。那段只有十一个月整的回忆,却是我念旧青春中不可缺少的冬日夏云,甚至可以再起一个连载。

  • 10
    2015-10-07 11:12:19

    我从小貌似就很害怕被忽略。所以在人群面前,表现的都异常开朗,温和,细心。似乎在人群面前我能把所有形容人优质的词语都做的更好一点点。这不是虚伪,应该是我想要达到目的的一种长期消耗自己的手段。每个人从出生开始就是插满了透明数据线的主机。接收或传送着各种信息。每个人的所求不一样,所给也不一样。。我想给与我认识的人关爱,想得到的是他们的烦恼。说白了,就是依赖。我总觉得如果我能做一个被依赖的人,我不会那么容易被忽略或抛弃。于是,我对所有人友善,真诚。我想收获他们对我的依赖。但貌似,通过这么多年的实践,我发现,我得到的只是一段一段的数据,在不定时的被销毁。现在存留下来的依旧少得可怜。在夜晚依旧被忽略。

  • 11
    2015-10-08 22:00:38

    玩的好的朋友们,讨论过我所有恋爱的模式。他们把一大捧的总结陈词拧干之后,萃取出的都是一样的两个字。

    “倒贴”

    在退出我历史舞台的前男友们身上,我甚至觉得有愧于我的现任。

    因为,恋爱不像开车,它并不是一个熟练工种,接触的久了什么情况都遇到了就可以信手拈来。它是一种需要靠激情开始的多巴胺作祟下产生的化学和生理反应。而这个开始的契机,是一个消耗品。说实话,如果我没有能和现在的男友走向婚姻这个抽换血液的新开始。那,我的下一个男友,我可能会力不从心了。

    我再也不会像初恋的时候那样。

    不会每天都写一封我现在根本无法理解哪里来那么多屁话的情书,不会在苏小懒的《全世爱》上写满密密麻麻的批注告诉他,我们以后结婚了也要这样。不会再每次看见他的时候都像初次遇见一样,不会因为他说喜欢吃奶糖,大晚上十点多找一家快要关门的店,花光身上所有的钱,买了一堆糖还精心包装起来,第二天六点就起来去他们班,溜进去放在他的抽屉。

    现在的我,真的力不从心了。

    可能,随着激情的消耗,我的每一次递减的恋爱,我没有办法,做到同样的惊喜不断,无微不至,甚至现在都觉得有些做作。但是,我对所有的男朋友们,在一点上,同一点上都是一样的。

    那就是金钱。

    从初恋到现任,我在物质上的给与,从来都是毫不吝啬的给与我能给与最好的。不论是几个晚上不吃饭带初恋去吃麦当劳,还是拼命赶稿子带现任去泰国旅行。从一顿饭一件衣服一个他心仪的物品。我对男朋友花钱从来不眨眼睛。两个人在钱的方面,不说压倒性的优势,但总是多过对方。所以,我的朋友们,总觉得我给了感情还给钱,总是付出的那么多,是一种“倒贴”。可,我不傻,我不会做一些没有利益的事情。

    钱明明是身外之物,想得到总能努力得到。所以,我给的最大方。

    它在很多时候也能去衡量一份感情的深浅。现在,很多人把钱看的很重。也有人会因为钱而构造出一段感情。

    所以,我在每一段恋爱的时候,都全身心的付出,就算心不足,可是钱一定不会吝啬。

    这样,在未来可能分道扬镳的某一天,至少,我可以纯碎的告诉他,我只是爱你,我不图你什么。

    如果图,我只图你爱我。

    现在,不图了。

  • 12
    2015-10-12 23:30:35

    记得高中有一个男生曾经看着我的眼睛,非常随意却认真的问过我一个问题。“十二个月里,你最喜欢几月?”当时真的很想得到他的好感所以费劲脑汁的想了一会还是没有办法违心的说出一个他可能喜欢的月份。于是,我在纠结过后还是说:“七月末。”他有些失望,还是在我的追问下告诉我,他喜欢 五月。

    我们那时都是五月天的喜爱者,我一直以为,他是因为这个乐队的名字,才无脑的喜欢,心里有一度还觉得他不够自我,逼格太低。可是,这个问题,我却就像吃过一口就今生无缘的美味一样,常常回味在我的脑海里。每到一个季节更替的不经意,或者正是一个爽朗天,我就会自己再问自己一次,“你最喜欢几月?”

    然后,我竟然慢慢的认同了他。

    五月和九月其实有些相似的地方,温度都还温热,连风吹在脸上的感觉闭上眼也有些分不太出来。都还是会忽冷忽热。这就像以七月为一个对称抽,把从五月到九月的时间切了开来。

    可是,五月却又和九月不同。因为,对我这样期待阳光充足,喜欢温暖甚至炎热的人来说。每年的五月就是快要入夏却又不那么分明的季节。它的模糊,若即若离,不像六月已经坦诚布公。它就像没有恋爱之前的暧昧,连空气里都充斥着春夏之交中独特的情愫。所以,时到五月,我就有了无限期待,偶尔天气转阴变冷,我却从来不怕,因为我知道。再怎么冷,夏天也不远了。

    而九月却刚好相反,一片落叶便知了秋。一场秋雨便一层寒了。偶尔的转暖,却也没办法让本来就爱伤感的我得到半点欣慰。因为我知道,再怎么温暖。冬天也还是快来了。

    高中的我喜欢七月,更多的,是因为我享受当下。我没有想那么多,我有着大好的青春,每天都是可以尽情浪费的时光。夏天对我来说是不需要期待,就来临的。每一片叶子都在我还没察觉的时候就已经被阳光擦拭干净。那个时候,白色的衬衫,冰冷的可乐,甚至男生校服上留下的汗味,一切对我来说,都理所应当。从来不曾离开,也不会离开。

    而现在,我更珍惜所有的到来,哪怕一个久别重逢的问候,一个白驹过隙微笑。一个还没到来的夏天之前的每一分每一秒的期待。

    五月现在之于我的特别,也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加重要。

    而今年的冬天,又要到了。

  • 13
    2015-10-16 23:12:48

    都说爱笑的女生,运气不会太差。所以,我运气可能并不算太好。

    人这辈子都没有办法看见自己的样子,因为就算是肉眼看到的第一手影像处理资料,也是在时空里已经过去好几秒的画面了。所以,镜子和相片就更没有可信度了。所以,好可悲,我们这辈子也没有办法得知别人眼中的我们,真实的样子和自己所见到的细微差别。而自从女生们不知道从何年何月开始喜欢对着镜头摆上一天也不会腻歪的自拍和被拍时代开始,对着手机深情演绎每个表情的戏码,每个女生这辈子或多或少或痴狂,总是要有那么些时日是贡献出了自己的战绩。

    然而,总觉得一个表情牵动的这脸部几十块肌肉维持几秒钟这样劳累有做作的事情,在我这里,就更加奇怪了。因为从小照相就不会笑,以至于,除了瞬间抓拍才可能自然之外,我的所有微笑的照片都让我有一种...怎么可以这么浮夸的感觉。

    所以,现在我的照片也很少会笑。

    可能也因为,我笑起来本就也不符合自己的审美。

    更何况

    笑起来

    好累...

  • 14
    2015-10-18 22:47:24

    啊,终于,心血来潮的画下了可能随时就不会再连载的《二进制的日常》捂脸跑开~~~

  • 15
    2015-10-23 19:13:36

    很久没有更新了。

    最近两周,每天早起拉开窗帘,外面的马路就已经被太阳晒的一片暖黄色。前几天看新闻,貌似有一个我记不太住但还挺好听的现象名词,影响了我国大部分地区的温度。以至于很多地方出现了有史以来最长的一次暖秋。一看时间,也吓了一大跳。快十一月的天气,我在晚上散步的时候竟然也还是只穿一件短袖就可以维持不冷的状态,真的很不可思议。

    记得高三去北京的时候,十一月刚到的那个凌晨,我通宵在寝室里画画,出去上厕所的时候,发现11月1号的北京我们香山的院子里,早是一片白茫茫。夜晚的路灯洒成一扩散的,淡淡的暖色光,配合着雪花优雅不匆忙的落下。一片一片安静的拥抱着大地。总有一种芭蕾到最后收尾的意境。那是我记忆里,很难忘的一段时光。而这凑巧的十一月初,也是我记忆中每每谈起北京生活时,必会说道的重要事件。

    这张图片不是近期拍的,具体时间大概也是初秋不久。自从人生了病,越来越清瘦(最近有回长之势来着)而胸平之后的锁骨,却长得越发放肆和猖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