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完结

写完每一篇期间,想起来的话。有时候汇报下进度和瓶颈。

连载:进行中

  • 259
    2017-04-13 21:29:41

    说完感觉好多了,果然事情不能憋在心里。不过这算不算阿q呢?因为都只是宽己用的。

    之后就只在微博和私人空间发这种碎碎念了,或者总结性的发公共号上,其他的连载会继续偶尔写下。

    这个连载就此完结了,谢谢帮我凑两百见证的朋友。不过不改状态,以免忘记还有它。

    怎么觉得像发言一样,哈哈……

    手机打字,速度有限。

    总之,就这样吧。(*◑З◑)(○゚ε゚○)

  • 258
    2017-04-13 21:00:14

    我什么新新闻也不想知道了……不想讨论那些问题,也不想再满足谁的好奇心……

    反正我也没办法去折磨她,只能在知道后像这样折磨自己……

    没有那么多力量经得起一次次被打击啊……

    啊,放弃了……

  • 257
    2017-04-13 20:56:31

    嫂子刚对我说,我姐以前告诉她:家里的人当初觉得我给自己压力太大,所以什么都不要求我。

    我觉得要疯了!

    你们怎么可以把自己的恶毒美化成这样?怎么能这样把一切问题扣到我头上,还要带着所有人站你们那边?把我逼到穷途末路的人,怎么能只一句“你好强”将所有清零?

    怎么可以?!

    我不想恨你啊!!!

  • 256
    2017-04-12 15:04:58

    希望能再有两个人见证我,这样就够200了。

    总想找个更有标志性的理由把这个连载完结掉,200见证似乎可以用。

    信息太分散了。我得把这个连载,小号的连载,qq空间的说说,还有微博早期的内容,一并整理起来做个时间轴出来。

    看看自己嘚啵嘚地嘚啵了多少口水。

    机械键盘突然失灵了,不知何故。

    修好它也适合作为完结点吧。

    哎呀,只是想要个借口。可是这件事,借口是多此一举呢。

  • 255
    2017-04-12 14:57:21

    这条夸张了一部分。刚才心里有个苗头,顺势做了个总结。

    不过我自己也不知道夸张在哪里。很可能我只是故意以真乱假,让人以为我说的是一纸荒唐。

    所以,到底是真还是假……

    当我不再写家庭问题的时候,说明我已经不在乎了。听上去好像是一个众望所归的结局……我也确实变得好受了一些。但与之对等的是,我真的一点也不在乎了。不在乎他们日渐衰老,不在乎他们的痛苦和负担,甚至不如对一个路边乞丐有怜悯心。这时候,哪怕让我装模作样地满足他们一个小要求,都是困难的。任何能让他们满意的提议,都让我觉得他们只是为了让自己好过点,不被邻居质问,而用道德绑架我,责令我必达的要求。

    但我厌烦这样的苦情。有人建议过我应该换个角度来考虑问题,其实这么说的她又何尝不是一直站在我对面,远远观望后做的这番考虑。同理心这件事,通常只是个好听的名词,放出来让人胡乱高兴一把用的。但人们往往觉得自己拥有它,并懂得如何使用它。

    而且,换个角度这种话……太万能了,也永远无济于事。万能的话总是无济于事呢,可惜说者众……我不太喜欢万能的话。不是否定那份随手的关心,只是我太容易质疑自己。即便我知道那种话很可能只是随口落下的无心之言,也会一次又一次反省。

    我是个懂事的人是吗?是与不是都无所谓。只是请不要利用我易燃的自责,一直让我承担最糟糕的感受。

    这就是所有事情的结果:我不在乎了。

    这一瞬间,我真的没有家了。

    虽然不知是在乎不起,还是放弃,但弄清楚的话,只会徒增烦恼吧。看啊,连这种烦恼都懒得处理。我决绝起来,就会散布绝望呢,不过我正在活着,所以他们也不一定会在乎。

    想到挣扎的最后,是更冷漠的对视,得到的是拟想无数次的结果中那个最不想要的一个,不禁又有些伤心起来,开始惋惜为此浪费的时间……

    我一直以为脚下是无敌的深渊,虽无人拯救,但也不用担心被摔死,算是生与死的叠加状态。有点玄妙呢。

    但底突然出现了。出现的同时,我也虚飘飘地浮起来,虚惊一场后,稳稳在支撑物上站好。

    那里大概是每个人心里的最深处吧。我不知道脚下是新的岩壁,还是未亡人的坟墓,但落地的感觉,胜过一切。

    我只想,好死不死赖活着,少吃少喝,洁身自律。懒得爱谁,懒得恨谁,懒得攀高附底,懒得荒唐,懒得标榜。至死方休。

    罢了。

  • 254
    2017-04-11 22:33:30

    两件事:

    1:今天看到了一句很棒的话:痛苦并不比快乐深刻。

    有个表嫂问过我,是不是搞创作的人尽量待在能折磨人的环境里,保持一颗痛苦的心比较好?

    我以前有这么认为过,不过那主要是因为当时的我没有操控环境的能力,担心处在不上不下,温温吞吞的平缓地带,变得平庸。这里解释一下,我觉得平庸和平凡是不同的。平庸更像是,成为了和身边的某种人一样的放弃进取的人。平凡则是尝试过后依然没有突破,但可以问心无愧地接受粗茶淡饭的人。我没有百度,自己这么理解的。如果用错了,想说明的事情是错误的解释,不随正确的意思产生变化。

    在我关注的码字圈里,看到过很多次“经历”这个词。因为它确实具有相当大的参考价值,所以为了让自己有一定的谈资和洞察能力,我会在旁人费解的眼神中选择较难的做事方式,一惊一乍地,害怕着平稳的生活。对平稳不安,对动荡也不安,就像全身长了顽固性荨麻疹一样,整日惶惶恐恐。

    有很长时间,我一直在这种误区里独自打转。状态不适时,我动辄大书特书,道理信手捏来,刷墙一样一版接着一版写。偶尔回看,也会惊讶自己居然写出了这样那样的道理。

    但在某一天,我突然认命了这一身荨麻疹。不再当它是种病,而是我身体本该有的类似胎记的一部分。

    原因之一便是我那个表嫂的问题。我当时回答她:只有痛苦不会比较好。比起痛苦,对比是更有价值的资产。虽然在无尽的炼狱里,人能够通达极端,有更大可能获得超越一般人的深刻体验。可是如果有大喜陪衬,那不是能让大悲显得更凄惨吗?

    回答之前我没有细想,说完后我自己也被说服了。

    但这也只是一时的想法。我现在觉得不紧不慢的生活也有其自身的智慧。到底是应该去拓宽大喜大悲的距离还是应该无限挖掘喜悲的其中一段,哪边更好,我无法判断。唯一明白的,只有现在这个疑问,是我想着前者而发出的。

    积极地看,体会大喜,或许就能更到位地明白祖辈们年轻时对名誉金钱,那种如饥似渴的需求,看看他们对地位的幻想和现实之间的落差,以及他们一定将被蒙蔽终生的模样。还有我朋友的抑郁症等。

    这么说的话,算不算已经证实了那句话:大悲来自大喜大悲中?

    以上除了第一句,后面的其实都是临时想的,没想到圆起来了。哈哈……

    2:第二件事是关于一个朋友的电话。

    朋友说希望自己的孩子未来能受到更高质量的教育,成为一个外表和内在都娟秀的人。但是她孩子现在还小,她想等她孩子长大点了再带他去看高级表演。

    我不太赞成她的看法。快一千了,就不写理由了。

  • 253
    2017-04-10 17:16:03

    我觉得比红楼梦难读多了,然而作者老人家说是“非常普通的术语”……非常普通的……

  • 252
    2017-04-09 13:23:54

    看奇葩大会:当外卖小哥惹毛你的时候,该不该投诉。

    这期有几个人的观点比较飘,也有意避重就轻呢。

    最喜欢的一句话和辩题无关,是马东老师说的:情绪的尽头是沉默,脏话只能到达脏话的尽头。

    脏话的尽头在什么位置,是否可以干涉其他情绪我都不清楚。对我个人来说,脏话是我的情绪到达尽头时的前一步。因为我个人对实效性的注重大于情绪宣泄,而脏话通常不能有效解决问题,加上我在脏话上的战斗力底下,所以基本会越过脏话,直接到达不想与之争辩的地步。

    关于情绪的尽头是沉默。细想这点,脑中突然回放起一个不知是电影还是梦境的片段。夜深宁静时分,一个人拿着粉笔沿墙面画线,一直画到一个死胡同里,停下,之后就纹丝不动了。

    就在那一刻,我和他顿时明白了“尽头”这个词。并不是真正的空间上的尽头和困难的不可战胜,而是突然觉得超越也没有意义了。

    情绪的尽头是沉默……或许正是因为这样,当人提问哪那句话代表“你放弃”的时候,“算了”这两个字占据了最高比例。

  • 251
    2017-04-07 11:25:29

    我一直守着一条规矩,没有十足把握,不要妄评他人。加之我自己在感情上的经历十分狭窄(这里指涉及的方面),而且,以情论情,解释起来容易被误会,所以偏爱记叙文。

    虚虚实实,遮遮掩掩,即使某个角色让人厌恶,也没有被指三观不正。

    讨论我写的人怎么对怎么错,怎么幼稚等等,不管正面负面都会使我愉快,但如果关注点只在“脑洞真大”,反而会让我心虚惊慌呢。

    补充:更这条的目的,是不想让连载状态停在250,哈哈。

  • 250
    2017-04-06 20:53:53

    好像快要懂了,又好像差那么一点……

    “猜猜我是什么星座”“我不太像自己的星座性格”,第一句是互动,第二句是码字习惯。

    不过今天用第一句:)

    不知道有没有人来玩,怕尴尬……

    猜猜我是什么星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