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完结

写完每一篇期间,想起来的话。有时候汇报下进度和瓶颈。

连载:进行中

  • 1
    2015-11-03 15:25:46

    说着“是女人总要结婚”的表妹明天就要结婚了。以前她对固执的我说“不婚的人始终是孩子”,知道我不想被如此看待,于是选了这么一句话来提醒我婚姻的重要性。我震惊于她陈腐的说辞,和之后辩解的仓促。之后我们都想起来,我们从小到大其实并没有什么可贵的交际,只是有着长辈牵起来的姐妹关系,被大人灌输进去被他们装上模样。

    我在否定这点的时候,也一直在等,等她表露出来“希望我先她一步接受所谓的女性的安排”的那天。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这种态度太漏骨,后来我们就没有聊过这个话题了。

    明天是她的婚礼。按照老家的习俗,我只需要跟着父母去祝贺即可,不用礼金,也无需任何礼物。

    希望我们都能在自己的选择上,得到正确的答案。

  • 2
    2015-11-04 21:12:33

    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一个想法,为什么反复陷入到江郎才尽的疑虑里。被使用过的词语,陈述方式,某个敏锐的观察等等,因为是自己拥有的,所以一直盘旋在脑海里,编制成符合自己的语言传达出来。而正因如此,于是怀疑总是使用这些词语的自己是不是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陷入模式化的圈框,不能再标新立异。等到某天认识到这点,为了不让新文字有机械感,又进入这个句式和感觉已经使用过,急迫地提醒自己不可以懒惰地依赖过去的知识量,要避开。再后来,这个也意识到了,问题变成人们常用的文字其实并不丰富,刻意的修正才更有酸腐气。

    而且最开始的问题,凡自己持有的东西就先入为主地用否定的态度,似乎也不对。

    那想完整了这些,算不算对了一部分呢。

  • 3
    2015-11-04 22:38:54

    刚才看到一个人给其他人留言说自己的朋友是卡夫卡式的,有天赋,懒惰,自毁,一事无成却以此为荣。

    人真是太复杂了,我以为只有拥有足够多的憎恨的人,才会想到用刻意毁灭自己的方法去报复。

    我没看过卡夫卡……不过这人大概是天然的自我放逐吧。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有点招人羡慕。

  • 4
    2015-11-05 14:51:46

    突然注意到采集愿望的图标是一片四叶草。这让我想起了《蜂蜜与四叶草》最后一集,阿久带着包裹跑到车站送别竹本。竹本与她惜别后回到车厢打开看,发现里面是食物。我不知道那食物的名称是什么,像起司一样的形状和切法,一片一片叠在一起。每一片的中心都镶嵌着一片四叶草。这么多四叶草使竹本感到震惊。他想起以前看到的阿久寻找四叶草的模样,跪在一道春天的斜坡上,告诉他四叶草的花语。

    就在这一刻,竹本确定了从阿久出现在他面前到他们分别的这几年间,单恋她的心意是有价值的。

  • 5
    2015-11-06 13:31:05

    脑中突然蹦出一种叫山柿子的食物,像成熟的西红柿一样的大小和颜色,在深秋的现在挂满枝头,连未落的枯叶都被染红。因为叫山柿子就理应长在山上,一排排从削尖的山顶排列下来,整座山都盖上它的色彩。山下一座村庄,里面袅袅青烟缭绕,门前庭院,屋后农田。耕牛在牛棚里哞哞叫着提醒主人自己饿了……啊,感觉这个时候月中可以跑到院子门外的路中间,对着回家的主人摇起尾巴汪汪叫。

    ……防不胜防呢。

  • 6
    2015-11-09 13:32:46

    在楼下捡到一条看上去还不足满月的小奶狗,送给我姐了。想叫它星期一。

  • 7
    2015-11-09 19:59:32

    两万字。

  • 8
    2015-11-10 16:39:14

    星期一比我想象的还要小,我姐昨天晚上不得不去给它买奶粉。买回来以后发现星期一不知道奶粉是吃的食物,我姐夫将搅拌好的奶粉装进针管里,再一点点喂它。半夜怕它受冻,又起床看了一遍。到了今天它就自己吃奶粉了。

    我姐说:这狗还挺好看的,不笨。

    我说:嗯,它运气挺好的。

  • 9
    2015-11-11 11:05:50

    如果同一个故事,分别用小说和漫画的形式表现出来,算不算重复作业呢。这么做的目的和价值主要也是为了满足不同喜好的人的需要吧。感觉有点像花费漫长的数年,只为了应和未知的胃口一样。不过有事实就会有一定的意义吧。

    我的话,觉得事实比意义重要。

  • 10
    2015-11-12 19:32:08

    尤其是冬天的时候,像粽子一样将自己裹在被子里平躺在床上,随着从脚底开始到整个身体暖和起来,渐渐养出困意。这时候开始觉得可以完全依靠在自己的那张坚固的木床上了,脑子里念着:快睡着吧。

    啊,真是一种又温暖又安心的感觉。

    人不管流浪到了什么地方,也总是依靠着那些坚硬的东西才能安心睡下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