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记忆片段。

就是想到了就写下来。 封面电影:花与爱丽丝

连载:进行中

  • 40
    2016-09-05 22:23:11

    小时候我觉得蚕宝宝很可爱,但仅限于我养它们之前。

    我突然记起一年级放学后,爷爷把我举高,让我釆下篱笆上的桑叶,迫不及待地回去给蚕宝宝们替换。

    养蚕的过程实在没啥好说的,它们一夜之间结茧,一夜之间死亡。

    老师说,它们为了生命的延续而死亡,为了变成美丽的丝绸而死亡。

    而就在它们结束掉第一个在我这的生命轮回时,我妈把它们扔进了垃圾桶。时隔这么多年,依稀记得母亲眼神的冷漠。

    而我却是欣然接受母亲的这种行为的。

    小学校园里,一年一年,养蚕的人乐此不疲,有的人会把蚕籽保存来年与朋友分享,但更多的人呢。

    那是我第一次养蚕,也是最后一次。

    我现在无法知晓当年我到底是怎么想的,换到现在,也许是为蚕宝宝短暂一生成为小朋友的玩物感到悲凉吧。

    高三的时候,我的同桌兼班长破天荒的说养蚕。亢奋地无人能够阻止。在网上淘了价值一元的五张蚕籽以及六块的运费。

    她把蚕籽这个分点,那个分点。很快学校里的桑叶就被我们采光了,疯狂的同学们就在网上买起了桑叶。

    整个过程我都无感。

    直到一天早上的数学课,某养蚕女同学在课桌里找东西。桌肚里东西很多,她把拿练习本的纸折成的盒子放在腿上继续找。

    对,那个盒子里是很多的蚕宝宝。

    突然,数学老师叫他起来回答问题,养蚕女慌乱把盒子随便一塞。

    养蚕女原是在找数学考卷,窘迫地她忍不住脚动了几动。

    整个过程我都看见了。

    盒子不小心滑落地上,蚕宝宝被她踩成几滩绿色肉水。

    整个过程我只能挑了下眉毛。

    让我彻底恶心难受的是踩踏事件结束后的午休。

    后座的男生养了五条蚕,一条被他涂成红色,一条涂成黑色。黑色那条比其他四条都要小都要瘦。

    后座的后座养了一只仓鼠。

    男生把仓鼠放在课桌上玩,看仓鼠在书本里游来游去。

    突然,这只白色仓鼠在蚕宝宝那停住,立马抓了一条。

    立马咬了一口,蚕宝宝头被咬断,我清楚的看见里面都是绿色的浓稠的汁液,汁液多的要涌出来,可惜仓鼠立马下了第二口,第三口,,,整个过程不超过两秒。然后它又吃了第二条,第三条,,,,只剩下了那条被涂成黑色的蚕宝宝。

    整个过程没人阻止包括我。

  • 39
    2016-09-04 21:09:34

    毕业几个月。

    高中同学晒起了娃,莫名好几对同学以前在班上八竿子打不着的就在朋友圈秀起了恩爱。

    而大学同学们依旧努力的吃着狗粮。

    有时候感觉,有些人有些事过了,就真的无法在连系起来了。

    而我努力工作,尽量不让我妈逼我去相亲。

    恩,先就这样。

  • 38
    2016-04-28 12:44:18

    走在四月的校园里

    迎面吹着四月的风

    到处是鲜嫩的妹子

    差点撞上前面高个妹子的欧派。

  • 37
    2016-04-25 01:52:20

    如果有个女生对一个女生说我喜欢你啊,我真的喜欢你啊。你会怎么想。

    我想绝大数人会想这就是女生间的一种表达亲切的说法。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会爱上一个女生 ”

    我大学有个同学W,一个画画和内心都十分细腻的温柔姑娘。W总是喜欢和我分享她的高中同学的很多细节,比如她这次作业是建模五个表情的脸,她没办法啊,只好自拍自己的表情,你看,她的自拍简直蠢死了。W包容着她同学的一切任性,晚上去W宿舍经常看见的也是她们在视频聊天。我早就习以为常,所有人都不会觉得这些事奇怪。

    后来我渐渐发现,W的这种喜欢不是普通的女生间的那种喜欢 ,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发现,但是我什么都没说。我觉得在这个大时代下,一点都没有关系。

    大二的时候发生了件事,W的父母给她安排了一次相亲。

    W几近崩溃的和她的舍友说着这件事,她的舍友带着轻蔑的语气说道:你这么不想去相亲,你就和你爸妈说你喜欢女人不就好了。

    我记得当时W的眼神中走过一丝迷惘,隔了一会她拿起手机:我要和她说这件事。

    舍友又说道:你说吧,说了又能怎么样,人家明明就是个异性恋,因为大学无聊跟你聊聊天,你不要理解错了!

    你为什么这么说,我们是相爱的!

    相爱的,相爱的你就老老实实跟她说你是个同性恋,她一定会狠狠的拒绝你!

    只听见W尖叫了一声,然后蹲下来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我会和她说清楚的,但我们是真的相爱的。

    第二天的课,W没有去上,她的舍友和我说:就是被拒绝了,她需要缓缓。舍友是个真性情的毒蛇,那晚说的话虽然如此戳人,但却如此命中要害地让W断了念想。

    很长一段时间W都窝在被窝里,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有一次她靠在我背上,哽咽着缓缓说道:我是真的喜欢她啊,真的真的啊,其实我也知道,就想带着侥幸心里以为可以的。

    三年前的画室,W在自己画架前削铅笔,一个声音在她后面传来,我好喜欢你画的素描,好细腻啊。

    两年前的画室,W和她挨在一起写生画人像,她抱怨着角度不好。W说晚上我给你做模特给你练习,她说你怎么这么好,W说因为我喜欢你啊,她说我也喜欢你啊。

    一年前的校考,W和她为了省钱挤在旅店的一张床上,W从后面抱着她说:我喜欢你哦,她会说哦,然后睡去。

    大概过了两年,W和我说她和她关系缓解了,能稍微聊聊天了,这样也好,我真怕这辈子都和她说不上话了。我一定要好好努力,赚钱,寻一个爱人,让爸妈理解我,我不需要靠嫁男人来实现人生价值。

    愿爱人们永远相爱。

    晚安。

  • 36
    2016-04-25 00:56:22

    每次打开轻想,总能看见几个人关注了我这个连载。但是我好久没有更新了,真是抱歉啊。我总是在想,等我毕设做完,我一定要更新很多文章,可是某些记忆在你大脑里是那么的脆弱呀。

  • 35
    2016-03-08 08:56:30

    那个白色上衣的女孩背着一个鼓鼓的双肩包,手里抱着一个包。我知道,那是个数位板的包。她努力地噙着泪。

    啊,今天的风怎这般大,无情地吹散她的长发,我看不见她的脸了,她抱紧了手中的包。

  • 34
    2016-03-03 07:35:59

    大约是28号的晚上十点,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会。

    家里没有别人,客厅没有开灯。

    电视突然打开,出现的并非人像而是一大片雪花。

    我与电视对视了一秒,雪花的嘈杂声,刺眼的画面。我全身鸡皮疙瘩。

    在这一秒里,大脑飞速思考。我边找遥控器,大脑给我的讯息是:完了,我可能要死了,要不要乘着没死发条死亡留言。

    可恶的是遥控器一直没找到,我不敢看后面,怕看见一个什么东西正拿着遥控器在我后方。

    我放弃了,决定接受死亡。慢慢坐下来。

    然后在屁股下面找到了遥控器。

    早上好。

  • 33
    2016-03-01 20:02:13

    随手拍。

    听闻要升温了,忽然想起那年你笑靥如花。

  • 32
    2016-02-23 13:37:48

    上班闲时浇水。

    风信子: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我:不可以!快回去。

  • 31
    2016-02-22 08:59:06

    开学的第一天,下起了大雨。

    我们这里的人,不管什么季节都很喜欢早上吃碗炒浇面。尤其在这一周的伊始,大街上的王四面店生意就更好了。雨水里全是炒浇的香味以及油烟味,闻到了感觉喉咙像被堵住了一样。

    而大街上更多的是躲在家人雨披里乘着电瓶车赶去上学的小孩儿。爸爸们一般开的很快,送完孩子还要赶去上班,在汽车堆里快速穿插。

    一位逆向打着把半边已经塌掉的紫色洋伞之人,与画面显得格格不入。

    他慢慢地骑着辆破旧的自行车,慢慢地停在王四面店旁边的包子铺。买好了包子,又慢慢转弯去学校。路上,不紧不慢地把要从肩上滑落的电脑包拉上去。

    我从幼儿园到初二基本也是这样慢慢的,因为学校离家里实在太近了,从来不会为了迟到而担忧。但是念高中的时候如果自己坐公车去学校,从镇里到市里就是四十五分钟,再乘117去学校也是差不多四十五分钟。加起来都赶上我去无锡的车程了。

    念了美术班希望老师不要布置作业啊,那是不可能的。如果坐公车的话,挤就算了且全车的学生就一定会盯着你这个背着大画包还有工具箱的奇型种。

    啊,一个初中生载着另一个初中生从我面前骑过,骑车的人雨披那么小,后座的男孩不顾四周人的注视,一路哈哈哈哈的笑着,淋着雨。

    享受着这一刻难得的,还没看见讨厌老师和很多作业的雨天惬意吧。

    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