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城李建国交公后的私货

互联网创业浪潮边上的观潮者——估计也算不上——写在理客中公开报道之外的感性、主观、偏(见、执、狭)

连载:已完结

  • 44
    2016-02-04 21:18:20

    不得不说,互联网创业相比传统创业要公平阳光不少。一如一线城市相比小城市的清明公平。

    但发现一个结,大城市才兼容互联网血液。“革传统xx行业的命”、“颠覆传统xx业”,都应该加上“大城市的(传统行业)”。

    别说初创公司,大众点评、美团这个最贴近人们衣【食】住行的成熟的互联网公司,其在小城市覆盖的商家数量;还有支付宝在小城市的应用广度;滴滴优步……小城市被颠覆了多少?

    而如果“农村包围城市”。市场开拓、培育成本太大。

    大公司在三四级开外的市场的2B业务——“TMD的惠普打印机什么三合一功能压根用不到,七千多,普通够用的也就两千,总部怎么会定下这种单!”(中间好几层回扣)

    过年在老家最有意思的就是在酒桌上听各种酒后之言,然后明白草莽龙蛇皆有其路。非一线城市做老板的办点事,办公场地物业沟通、店面装修……这还没开业呢,得先应付工程队包工头、消防难缠的小鬼、各级审批吃拿卡要吹牛不办事……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支持文件下达……当互联网的东西看多了,要多少怀着看新闻联播的态度,想想老家的另一种普遍的真实。

  • 43
    2016-01-08 19:55:14

    昨日,收到一个亲朋邀请,参加其今天的新品发布会。对方没别的意思,一如既往的对晚辈的提携照顾心意,于是欣然前往。

    他创业十几年了,99年还是01年吧,浙大刚毕业。二次还是三次创业(转型),之前都很成功,但想做自己的产品,所以归零重启。2015年B轮融到2亿美金,年底成功上市。

    除了现在公开宣传的创业历程,我了解的稍微多些,关于其创业之艰辛。不是那种媒体为了衬托其成就先抑后扬屌丝逆袭的艰辛,是那种不足为外人道的冷暖。

    对于创业者,对于他们一些在外人看来很傻X很没意思很low的行事,会宽容很多,不大会去议论。他们是最常受“冤枉”且无处伸冤的人。

    拿会议来说,与会观众,都会觉得一些环节浮于形式。我相信每个人都很讨厌形式主义。坏印象始于小学开始每周一操场集会听校领导“洗脑”吧。

    参加会议,可以理解为参与一场真人秀吧。置身其中,才会见识很多无聊和不耐——“靠,这个主持人真啰嗦”;“嚓,这场间音乐真low”;“这讲演气氛真沉”;“这鼓掌真假真尴尬”……

    这才是真实。那些视频【节目】,是把这些无聊剪掉了而已。想想我们看到的春晚,我们看不到的琐碎与形式都是存在的,和我们自己办个活动没差。

    内容自然重要。对创业者而言,一对多,有时候形式大于内容。

  • 42
    2016-01-01 22:21:57

    一个报道过的项目,过后对方想进一步宣传,发现百度搜出来我那篇标题含【独家】,问我什么情况。我一看她给的截图,题目、文章、题图都是我的,也纳闷:当时没写“独家”,而且链接也是发给她看过的。

    说,可能是其他媒体侵权转载标题党的吧。

    她说,链接点进去也是转到我原文的,就是多了“独家”。

    ……

    幸好我不做李建国了。

  • 41
    2015-12-19 15:16:40

    媚俗,最早以为是一个完整的形容词,后来发现“媚”是动词。对应的是“媚雅”,或者粗暴点说“装13”。

    以前的下海潮,成就了一批企业家,比如王石、潘石屹、柳传志等。那会儿的创业也难。难的是天时地利。现在的互联网创业潮,失败总觉得是人祸占主因。

    彼时,媒体的公信力、权威性比现在强很多。邓公南方谈话,信号明确毋庸置疑。对下海的人来说,创业就是一件【事】儿,也很纯粹,没有说“改变世界”、“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情怀”。

    此时,媒体是发达了。今天这个融资多少万,明天那个估值多少亿。我采访几个创业者问为什么创业,都说看到如火如荼的创业形势,觉得是个时机。诚然。但我不确定的是他们接受到的信号是媒体释放出来的还是基于自身的一些判断。即时国家领导都在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可这是因还是果?

    具体的,看看现在定期的、不定期的各种“会”,“峰”会、创业“沙龙”、公开课……谁办的?

    之前约访某个创业者,他问我,你们有新闻出版署发的牌照吗?我说,我们本质上还是做媒体的事儿的【互联网公司】。之后我又谈及我们除了内容报道也主办些会议活动。莫名地不好意思。

    我不得不怀疑(频繁)与会创业者的成功可能。这能否说明他们自己都没想清楚自己在做的事儿,希冀通过会议活动收获启发?若是为了推广,并不值得,人们只会记得其产品带来的价值而不是会议上他这个人或他说的话。而且还是一场会议里那么几十号影响力有限的人。

    哪个俗?哪个雅?哪个媚?哪个无所谓?

  • 40
    2015-12-18 23:31:49

    专访的一个项目,2个月前,A+轮融到1300万美金,模式升级,业务扩展。

    现在,裁员2/3,业务范围从十几个城市收缩到四五个一线城市。

    想到某个做实业的长辈,投资建设上亿的项目。“一天整个商场的电费就六七千。”

    会发现,越是大手笔,越是要锱铢必较。越到最后,资金人力各方面越吃紧。大块资源好分配,而到后面都是细节长尾,似少实多。

  • 39
    2015-12-16 17:37:27

    当谈创业谈市场的时候,大多已经默认基于一线城市和地区的情况。一线城市只有北上广深(杭),屈指可数。可即使在这些城市,脑白金还活蹦乱跳。再比如电线杆上的小广告、莆田系(男科)医院广告……

    某男科健康创业项目。

    创业者作为芸芸众生之一,对男科的认知水平是符合【大样本平均水平】的。

    “这个……嘿嘿嘿……人到中年,那方面…壮阳…有提升需求……”

    “我们有周期性健康管理计划,按照我们这个指导,就能……”

    “目标用户是学生和城市蓝领。”

    我下载APP体验了下,按上面做了个问卷测试……真不幸,我所有答案勾选的都是第一个,像什么早睡早起、一周运动3-5次、不喝酒不抽烟、芳龄十八……竟然就阳痿早泄前列腺炎了。

    “学知识”版块块——《3个好习惯XXXX》、《让XXX死灰复燃》、《多吃胡萝卜,对XXX好》、《X个体位XXXXX》……

    盈利模式?向上下游产业导流(勾结医院),情趣用品电子商务(卖套卖杯子卖娃娃)。

    事实是,该app下载量10万+,据说有不少用户不间断跟着“指导”做了几个周期了。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创业(也许商业更准确些)是很狭隘的事,牟利是很线性的事。中国人很多,“得D丝者得天下”?不,是“萝卜快了不洗泥”。

  • 38
    2015-12-14 22:30:01

    当我们在谈传统行业互联网转型时,我们在谈什么?线下的业务搬到线上有多难?开发、运维每天与BUG战斗有多艰辛?

    那个谁谁谁讲……那个叉叉叉说……说了啥我记不起来了。“互联网思维”、“互联网+”……太抽象,也记不起来了。

    讲个记得起来的,比较实打实,偏技术层面。一个提供Docker 服务,做集群管理混合云系统的创业项目。

    “锦江电商知道吗?”

    某人摇头,脑海里反应的是锦江之星。

    “锦江之星知道吧?”

    某人毫不犹豫地点头。

    “我说他们的三线产品反而听过……”

    锦江集团有自己机房,50台服务器,体量不算大。然,他们的运维还是传统老底子,部署或者发布产品,都是在“黑框”内敲脚本命令。比如remove,我们在电脑上直接鼠标拖垃圾桶,他们可没有可视化界面,需要r-e-……

    而且,50台机器所有的日志、系统的运行、底层的运行都打在一个框里。出了问题,运维发现问题都要找半天。

    现在有“云”。百度云、阿里云各种云。向他们租、买服务器。可以按需配置,可以拖拽。但仍然像毛坯房一样。很多环境变量仍然需要用户自己黑框弄。基本上像锦江这类传统企业,或者初创公司,就是买裸机。距离环境变量稳定,正式开始写代码做APP,至少需要1-2周时间,而且得是成熟的工程师。

    企业转型,线下转线上。企业越大,意味着初始数据庞大,需要的容器服务器也就多。企业有钱,买?维持机器运行需要成本支出,如果是传统的VM或者OS虚拟机,能耗非常高。有钱,耗得起?容器不止一个,容器越多,开发、运维人员管理调度协作难度越大,出个bug、宕个机,找到问题所在可能都要花很久;再加上小黑框里解决问题的时间……电商公司宕个机……游戏公司宕个机……分分钟几百万上下有木有?

    所以,一旦要转型,即刻面临的请求会很多。原来底层布局也就线下抢地盘抢人开分店的事儿。到了线上,底层布局、管理所需投入要大很多。

  • 37
    2015-12-12 23:09:47

    接触几位做运营、市场方面职务的女性,能力表现分化很严重。

    昨天的那位COO,美国匹兹堡信息技术硕士,谈吐非常稳健。老实说,人不漂亮。但基于产品、技术深刻理解的胸有成竹范儿,确有超越外貌的魅力。

    相对的,另外有几位,颜值高出那位很多。他们对媒体的指手画脚,反映她们的自信,显然不像她们微信头像所展现的。这种自信,是对产品理解到位的底气,是敢于接受挑战的勇气,是坦诚面对不足之处的大格局。

    而她们所处的职位,又要求维系公司的良好形象,乃至推向积极正面。所以对媒体下意识地保有戒心或划出界线。在她们的认知中,只有零和博弈,没有双赢概念。这已然暴露格局缺陷。

    事实上,我一直认为【媒体合作】是场勾结。

    难道我太帅了,她们误会成勾引了?

  • 36
    2015-12-10 20:18:40

    不少项目谈到未来,都会涉及大数据。我怀疑他们的理解是基于“沃尔玛把尿不湿和啤酒放一块卖,销量都上去了”,然后展望美好愿景:未来用户量起来了,数据积累有了,掐指一算,计算器一按,“如果全中国每人给我一块钱的话~”。

    一般人对大数据的认知可能就是某些推送,比如网购时推送同类产品,强大如亚马逊。但亚马逊亏了多少年?

    某个做智能硬件的创业者理性坦诚说“我们是初创公司。硬件的量不会很多。第一,(通过)它搜集上来的数据不够多;第二,这个数据的使用价值, 跟互联网搜集过来的数据和手机搜集过来的数据 ,不管是在量级还是数据上,都是不可比拟的。

    拿苹果公司对比,它这么强大了,仍然是通过提高硬件的技术壁垒及用户体验来建造自己的护城河来圈住自己的用户。它也只有靠卖软件来赚钱,没有通过数据。”

    想起一个数据分析应用的现实。

    一些定量的安全标准,对个人而言自然是越安全越好,但事实是国家对于某些标准的制定(包括发达国家)达到成本收益平衡后,不会为额外的人的安全着想了。比如5的安全标准能避免50宗疾病,10的标准能避免100宗,但10的成本远远大于收益,则标准10不会被采用。因为国家资源是有限的,安全标准的提升是无上限的,没有主观善恶意,与道德无关,与经济有关。

  • 35
    2015-12-10 13:44:36

    项目有好有坏,创业者有的真诚有料,有的索然无味。于是很纠结先写哪些:是先甜后苦还是先甜后苦还是先甜后苦呢?

    怕坏项目搞坏胃口影响后面的美好,那就先甜后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