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条负能量倾泻

倾泻负能量是为了更好拥抱正能量。 配图by自己

连载:进行中

  • 1
    2015-10-04 23:58:51

    【尿床】我小时候上的是一个私立幼儿园。有两间不大的教室和一间不大的寝室。寝室的床就像很长的炕在屋里的两旁。每天中午是小朋友的睡觉时间。

    每到中午,一个年轻女老师就会把小朋友们赶上床,一个一个排列好,睡着的小朋友她会给你盖上被子,不睡的小朋友她会用每天中午都不离手的竹竿敲腿。

    我就是那个永远不困的小朋友。

    有时我装作睡着了却在偷看老师有没有给我盖被子的时候被发现而被敲了腿,有时我会看旁边睫毛很长的小男孩睡得很香忍不住去揪他的睫毛而被敲了腿。

    终于有一次,我破天荒地睡着了,却在醒来时发现自己尿床了。女老师把褥子拿走,告诉我,去站到外面有太阳的地方把裤子晒干。于是我就在大太阳下面站了好久好久,晒干了自己的裤子。

    后来我常常把这件事当做笑话讲给别人听,大家都笑的前昂后和。只有我妈在我笑着讲着件事情的时候,脸上写满了愤怒。她说,你怎么当时不告诉我,我要去找她算账。我就突然觉得不好笑了,我后来想,如果有人这样对我孩子,那我肯定是要扇他巴掌的。

  • 2
    2015-10-05 21:54:24

    【尿床 二】我有一个一起长大的表姐。因为表姐性格独立而我从小就没有主见,所以她在我心里是指向灯一样的存在,我像跟屁虫一样,对她崇敬有加。

    小时候我是经常混在表姐家里睡觉的。在一个很冷很冷的冬夜。我睡在舅妈和姐姐中间,突然醒了。感觉肚子涨涨的,想上厕所。可是在那个把手伸出去就仿佛要冻掉的寒冷下,我躲在被子里犹豫着。

    舅妈和姐姐睡得很熟,我又不想吵醒他们。就在我纠结的时候,屁股一热。完了。我到现在都不明白我当时在想什么,明明醒了。我推醒舅妈,舅妈又去推姐姐,我听到姐姐很不开心很不情愿恩恩了几声眼睛都没睁就挪走了。那一声在当时真是深深刺痛我的心啊。那是一种被崇敬的人讨厌的感觉啊。真的很难过。

  • 3
    2015-10-05 22:15:05

    【难过的不睡觉】自从在表姐家尿床,我大概有一段时间没有她家去睡觉。

    在一次聚会之后,我和姐姐玩的很开心,于是我又决定留在姐姐家。后来我明白,我低估了尿床事件对我的伤害程度。

    到睡觉的时候,我开始焦躁,一直害怕会再次发生上次的事情。舅妈和姐姐都睡下后,我坐了起来。

    舅妈问我,你咋了?

    我说我不困,我要过一会再睡。

    我就这样静静坐着。屋里很黑,只有微微的月光铺在我手上。远处房子昏暗的灯光一闪一闪的,就像我凄凉的内心。

    马上就要12点了吧,我这一夜就要这样不睡了吗。12点不睡觉的,还有谁呢,只有我。全世界,只有我。

    舅妈在几次劝我睡觉无果之后,给我爸爸打了电话。

    我爸接我回到家我看了看表,原来才九点。

  • 4
    2015-10-05 22:41:09

    【疏远】学前班的时候,我和一个女孩关系很好,她家离离我家也就一百多米,每天放学之后我就会去她家,和她一起看大话西游。我妈不揪我我都不回家。

    在某一天我们班几个小男孩告诉我,这个女生哪里哪里不好。

    我记得我是沉默的。后来我就有意无意地疏远她。

    我忘记了当时到底是怎样的状况,反正后来就没有再去和她看过大话西游了。

    小学我转去了一个离家远的学校彻底和她没有了交集。

    初中高中我都有再见过她,她没有太大变化,有时候会骑自行车带着她弟弟。擦肩而过的时候也没有看过我一眼。

    我猜她已经不记得我了,可是我总觉得她是怨恨我的。也许是我内心充满愧疚。

    搬家之后,我再也见不到她。

    很遗憾,我欠她一句对不起,当时没选择相信而是疏离。

  • 5
    2015-10-08 11:01:12

    【橘子】听说我因为想吃橘子而挨过打。

    我妈告诉我,我小时很少要东西,就算被问到想要什么也只是摇头,即使是真的很想要。

    但是错过之后又会生闷气。挨打也是因为这个。

    路过卖橘子的地方,我妈问我,你吃橘子吗。我摇摇头。

    走过去的时候,心里有不舍得,走得越远越是风起云涌,急的眼泪想冲出来,脚步也越来越沉重。

    后来就直接蹲在地上。我妈问我怎么了。我紧闭嘴唇,盯着地上的石头,一句话不说。

    我妈的耐心被我的沉默消磨完之后,抓着我打了一顿。

    我大声哭着,释放完所有憋在内心的欲望之后,小声说了一句,我想吃橘子。

  • 6
    2015-10-08 11:31:41

    【愧疚】当你有愧于别人,而别人知道这件事又不拆穿你的时候。你会感到更大的愧疚和羞耻。

    每每想到,都是再一次的折磨。

  • 7
    2015-10-08 11:38:19

    【每天被班主任点名是什么体验】小学的时候我有一个很能说的同桌。记不清长相,名字也不大能想起来。

    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他是射手座。

    每天一到教室坐下,他就开始很开心得向我分享很多事情。

    可是每当我听完他的一大串回应个一句两句的时候,班主任就用洪亮的声音,点了我的名字。每次都这样。即使我很小心很短暂地回应他,也会神奇地被班主任看到。

    记得那时候每天我都会被点名字。以至于后来只要看到同桌张口,我就会感到惊恐。甚至对自己的名字感到厌恶。

    对于小孩子来说,班主任点名无疑是对心灵的重大打击。

    我每天都在想,他哪天能不点我的名字,在他心里我一定是个坏孩子,为什么同桌完美避开他的视线,明明不是我一直在说话。

    每次想想眼泪就在打转了。熬过一年,我以为分班后终于解脱了。开学的时候,我发现那个老师,依旧是我的班主任。

  • 8
    2015-10-08 18:23:59

    【剪头发】我觉得剪头发应该是很多人的童年阴影。至少我是。高中之前一直是短发,我妈缺少少女心,关于剪头发,我听她说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利索”。小时候去家门口那种很小的门口贴着理发两个大字的理发店,只有两个座位,一对夫妻在经营,妻子洗头发,丈夫剪头发。每次我妈带着我进门,女主人就很热情地上来打招呼,他们大声地寒暄,却没人知道我内心的忐忑。坐在座位上,看着理发师拿着剪刀,就像病人看着医生拿着手术刀。这时候我妈的一句,剪短点,就像宣布了手术的开始。在那短短的十几分钟,我仿佛经历了人生的高潮低谷。一开始还比较乐观,慢慢地,看着掉落的越来越多的碎发,内心已经无欲无求。像一个本来还在挣扎的人最后放弃了抵抗,啊就这样吧,爱怎样怎样吧。最后推子的声音彻底击垮了我摇摇欲坠的内心,我闭着眼睛,只求赶紧结束。剪完我妈还很开心的说:这样多好看,利索。我发誓,这一辈子不想听见这个词。

    然而最难熬的是剪完头发到教室的时候。一想到要顶着这个极短极丑的头发去上学,内心就焦躁不安。从教室门口到座位的几米路程,就像踩在刀刃上行走。又像赤身裸体接受别人的检阅一样。真是痛苦。

    现在头发长长了,很少去理发店

    原因只有一个,

    贵。

  • 9
    2015-10-09 20:05:00

    【数学不及格】数学对于我来说,简直是人间恶魔。我们的初中有周周清和月考。一周一小考一月一大考。那天正是发周周清数学卷子的日子,也是爸妈来看住校的我的日子。卷子发下来的时候,我直接吓傻了。红色的五十几明亮刺眼。听见旁边的同学互相询问考的如何,我匆匆把卷子藏起来之后,故作镇定得去做别的事情。我并不是一个特别在意成绩力争上游的好学生,吓傻了仅仅是因为怕我爸妈知道。

    接下来的三节晚自习,我如坐针毡,心跳以平时心跳两倍的速率匀速跳动着,在心里一遍一遍排练着如何向爸妈解释他们才能接受我没考及格的事实。第一次期盼着下课铃声慢一点再慢一点。不过该来的逃不掉,终究死亡铃声响起了,心提到嗓子眼的我,还是慢吞吞地走出了教室。

    结果是我什么也没说,他们也没想起来。

    当然我后来数学还考过二十多分,他们依旧不知道。

  • 10
    2015-10-10 19:04:08

    【发育】当身体开始发育的时候,我很是厌恶自己的身体。认为它的每一个变化,都是对我的侮辱。

    那是一段让人自卑的时期。平时咋咋呼呼的我,说话都温柔了几分。

    害怕,惶恐,紧张。

    遮遮掩掩,躲躲藏藏,如临大敌。

    哈哈哈,还挺可爱。

  • 11
    2015-10-10 19:14:21

    【叛逆期】我的叛逆期在初二就开始了。现在看来,叛逆期就是两代人互相不理解所爆发出来的矛盾。我不能理解父母口中坏孩子的定义,不能理解老师眼里差生的模样,不能理解大人们的斥责。认为全世界都不理解自己。

    就像父母不理解为什么很乖的孩子为什么脾气变坏了,为什么说几句就要顶撞自己,为什么像地雷一样,碰到就炸。

    其实就是因为有秘密了啊。

    父母不会向孩子诉说自己工作多辛苦,孩子也不会告诉他们为什么成绩会下降。所以父母看到的就是你不乖,你看到的就是父母就知道成绩一点不懂你。

    结果就是当我认为我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的时候,爸妈已经急得跳脚一致认为我学坏了叛逆了。我面对爸妈急切又带有责难的询问的时候,不满地提高了音量。于是爸妈痛心疾首的说,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

  • 12
    2015-10-11 23:45:24

    【和男生打架,我觉得是我赢了】我和一个很胖的男生做过前后桌。暂且叫他胖纸好了。其实胖纸长得挺标致,眼睛特别大,就算他胖的都圆了,眼睛还没有被肉侵蚀。我跟别人熟了之后就特能说,胖纸也特能说,于是我们成天嘚吧嘚,简直成了班主任的心头大患。

    胖纸是个标准“差生”,上课从来不带笔,都是拿我的。可是他又贱,拿过去的笔再回来不是残疾就是瘫痪。不过我也从没生过气,最多骂他个一两句,然后又开始了嘚吧嘚。

    有段时间胖纸喜欢上别班的一个女生,成天郁郁寡欢。有一次,我作业没写完,课代表们催命一样的声音此起彼伏。我打开铅笔盒,笔又被胖纸弄坏了,那是第八只新买的钢笔。本来就急躁的内心火上浇油,看到他刚从外面晃荡回来的身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跳起来就吼了他一句。我看到他被吓了一跳的脸后又坐回了座位。大概胖纸觉得自己平白接受了一顿无名火加上他郁郁寡欢,他狠狠得从背后用手把我压在桌子上。

    那真的是一种巨大的侮辱感,脑子都要炸。我站起来就揍他,他似乎也没把我当成女生,一点不客气得回我。我们两个人扭在一起。同学看到我们是真的脸红脖子粗地在打架,纷纷过来拉。我们僵持在门框,他掐着我的脖子,我扯着他的领子。

    结果就是他和我先后进了办公室。我在他去之后还没出息得掉了一两滴泪,当然我很快抹掉了。

    在办公室里,班主任翘着二郎腿喝着茶,阴阳怪气对我说,你们不是关系挺好的?还打架,说吧,什么原因?

    我说,他把我笔弄坏了。

    班主任很无奈得笑了一下,半天啥也没说,让我回去了。

    我黑着脸回去了。过了一会胖纸也回来坐下了。我在后面心里翻了无数的白眼。真想他永远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两节课过后,他突然回过头对我说,刚刚打架的时候我好像碰到你胸了。

    我本来想用最恶毒的语言骂他,

    却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愣了两秒,然后忍不住笑了。

  • 13
    2015-10-12 23:25:14

    【提到暗恋】暗恋啊。就像一个酸葡萄。你看着它就忍不住流口水,吃到嘴里又会眉头紧皱呲牙咧嘴。

    初中暗恋学校里一个男生。就很帅那种,光芒四射的。

    忘记了怎么开始的,反正开始了就收不住。

    不知不觉就知道了他的很多事情。

    在哪个班级,学号多少,和谁是朋友,

    吃饭在哪个桌子,体育课是那一节。

    知道他喜欢喝橙汁,会在晚自习第二节课下课上厕所

    喜欢灰色

    女朋友在我们楼上。

  • 14
    2015-10-12 23:41:55

    【我暗恋的男孩或许现在都不认识我。不过这样最好】

    我暗恋的男生算是学校挺出名的那种。因为长相。开始的时候大概就是因为小学就常见到,后来初中再见发现他很好看。

    仅仅就因为遇到会多看他几眼后来演变成看不到就难过的状态。

    我写过情书给他,却因为我的懦弱错失了唯一一次与之交谈的机会。

    我写过纸条放在他的车座位,却因为我的疏忽纸条被吹在了地上。

    不过这些,都已经算我最勇敢的行动。大多数的时候,我只是远远望着他最常出现的地方,然后再低下头偷偷笑。

    暗恋挺苦的,比如看到他和女朋友打闹的时候。暗恋也挺幸福的,比如看到他笑得样子。

    暗恋也挺奇妙的,在没有发生任何事的情况下,自己承担所有的酸涩苦楚还有快乐,在不被人知晓中消化所有情绪。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他终究不是我所期待的人。

    我很明白现实,只不过我固执的要给他树立一个光辉的形象。来满足自己的私心,蒙蔽自己的双眼。

    其实我只是在享受而已。

    我曾暗恋的男孩到现在都不认识我。不过这样最好。

  • 15
    2015-10-14 20:51:43

    【关于暗恋男孩的后续】叫他L吧。

    升入高中之后,我彻底失去了L的消息。忙于熟悉周围的环境和适应同学,我以为我的暗恋就这样慢慢凋零死去了。直到有一天我在街上偶然遇到他,我才知道,看不到他的时候,怎样都好。

    周末的活动课,我和朋友在路上游荡。身旁忽然闪过一个身影,不知为何我在那时抬起了头,看到一张陌生熟悉的脸。

    是L。他走的很快,带过一阵风,步伐没有一丝迟疑,匆匆穿过人群,进了地下商场。

    我几乎就是在下一秒就跟了上去,忘记了旁边还有小伙伴。我不知道自己目的何在,甚至头脑有一瞬间的空白。

    L很有目的地左拐右拐,最后进了一家鞋店。店里坐着一个年轻的女老板。她画着精致的妆,穿着时尚,笑容温柔。很显然他们认识,而且很熟悉。自然地微笑聊天,年轻女老板还拿了一双鞋子给他,他坐下来试。我就站在窗外不易被发现的角落看着。我明明近视,可是他的一举一动我却看的一清二楚。

    朋友跟上来的时候,我没有向她解释我为什么突然跑了,只是一直盯着女老板嘟囔,你看那个卖鞋的,多丑。

    朋友顺着我的目光看去,说,长得挺好看的啊。

    我急切又激烈地反驳,哪里好看啊,她妆化的多浓,穿的什么啊,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朋友对我不友善的评价感到莫名其妙。

    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低头看了看自己臃肿宽大的毛衣,突然觉得自己特别可笑。可我无法抵挡那真实强烈的委屈感。

    我没有心思去思索他们的关系。转身走了。

    此后的三天,我都没有过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