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另一个奇葩世界

记录梦,这是个大坑

连载:进行中

  • 80
    2018-01-18 12:29:47
  • 79
    2018-01-18 12:25:48
  • 78
    2018-01-18 12:20:31
  • 77
    2017-12-19 00:09:00
  • 76
    2017-12-18 10:19:53

    尸体

    在一个古村落游玩的时候,发现垃圾站放着两具尸首,一男一女,穿着黑西装,站在一边。我觉得是很好的写生素材,便把它们搬回了家中。

    不知道尸首被遗弃了多久,肤色发灰发蓝的它们并未萎缩发臭,保存较好。我将它们堆在画桌边。几天过去了,总有各种事将自己支开,迟迟没有下笔去画。

    尽管是冬天,气温很低,我也担心持续耽搁下去尸体终将腐烂。于是我切下其中那具女性的躯干四肢,挑选较好的部分,将肉剁细了,炒了很大一盘青椒肉丝。

    我大口吃了起来,有一种特别的味道,但不如猪肉那么好吃。有朋友过来看我,她也想尝尝,我告诉她这是人肉。尝过后她说,果然味道不太一样。

    可是还有一具尸体怎么办呢?我并不很想留着画它了,也不想吃了它。可是又不能随意将它丢弃在家附近的垃圾站,要如何向他人解释尸体的来源?

    突然想到有一个长辈是警察,也许他能够帮我开证明,以免被误认我是杀人犯。警察过来了,他却在我额头上贴了一道符咒。

  • 75
    2017-12-17 01:32:35
  • 74
    2017-12-11 01:23:00

    写生,蛾子以及算命师

    我站在高处,一个巨大太湖石顶端的古代小小木质凉亭里,伸出手臂在对面的石壁上画画。粉质的颜料并不很好上色,一遍遍刷上去,但总是不断抖落。我看了看下面的街道,同学们正拿着速写夹写生。吃午饭的时间到了,我要回到地面。然而亭子突然变得很小,我努力从门中挤出,把红色木栅格弄碎了。我偷偷藏了一片掉下来的木片在怀里。

    我去快餐店领取了不知道谁已经点好的快餐,不知怎么又突然到了画室一样的地方。窗边有一只蝙蝠抓住了很肥的蛾子。我们把蛾子救了下来,发现它变成了一只鸭子。它的脖子上有两个大大的洞,我们试图把洞堵上,而鸭子还活蹦乱跳的。围着桌子吃快餐了,菜放在了中间,大家互相换着吃。

    我在自己的卧室里,来了一个算命师,他会占星,坐在地上滔滔不绝谈起了我的过去。他要给我打一针能够使我迅速进入梦境的药剂,我拒绝了。然后他掏出一小支口服液,说这个也行。我接过看了看,过期了。于是他又从抽屉里翻出一盒药片,三七的成分,是我妈妈的。又是过期的,并且已经过期十多年了。

  • 73
    2017-12-08 11:04:47

    WEB

    我们在国外留学,却发现其实是被困在了另一个时空。唯一从这个世界回去方法,是通过使用一种叫做web的违禁品。那是一种罩在脸上的黑色蜘蛛网,使用后在这个世界的躯体便会死去,正真的自己才能回到原本的世界。

    我们在一个堆满古董家具的拥挤的房间,好像是学校的宿舍。在一个柜子后面有一道暗门,穿出去是一条漆黑的街道,我们相约在午夜时分溜出宿舍。

    成功回到真实世界以后,我们发现自己在一个黄昏的街道,边上像是九十年代的建筑。

  • 72
    2017-08-25 00:30:36

    我受了很重的伤。

    似乎是一场战争导致,我的腹部撕裂的好几个口子,血流不止,肠子从其中一处流了出来。

    亲友搀扶着我,我已经虚弱到感觉不出剧痛了。他们将我放置在一张斜放的长木板上(似乎又是旧躺椅,总之是一个很随便的地方),围着我站了一圈,出谋划策着抢救我的方法。

    为什么不能去医院,我问,觉得自己再不止血就会昏迷过去。他们说这是一场地下的争斗,我们不能被敌人发现,只能自己解决。

    妈妈从包里拿出一管麻醉剂,让我喝下去,她说流到胃里以后,腹部会被麻醉,手术就不会出现痛感了。

    我并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再三坚持下,我喝了一半,另一半让他们抹到了伤口上。在麻醉剂进入口腔之后,舌头开始不受控制了。在失去说话能力之前,我挣扎着用尽可能清晰的语言关照了亲友们一些什么(具体记不起来了),然后低头看了看的腹部,仍然是一大片的血红,垂在外面的那截白花花黏糊糊的肠子不堪入目。视线逐渐模糊,我觉得自己命不久矣,拿出手机拍下了可能是人生中最后的照片……

    (很长一段空白)

    我在一个像酒店公寓一样的地方醒来,洗漱过后打开电视,换台,吃早饭。这时,有人敲门。一个女生站在门口,她似乎认识我。

    原来我借住在朋友的学校宿舍,这是查寝的学妹。她简单看过一圈后,要求检查我的手机,我警觉了起来。好在她大致看了一下就在表格上划了勾,并向我解释道,在学校严禁做网店生意,她这么做是为了检查我是否下载了这一类应用。

    送走查寝女生之后,我的目光回到电视屏幕上,这时,新闻里出现了有关之前战争的报道,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原来获救了并在此处养伤。

    我打开桌边的一袋杏仁,拿出一颗剥开,然后从梦中醒来(快递打来电话把我惊醒,生气,就差一点就吃到嘴里了)

  • 71
    2017-08-13 15:5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