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另一个奇葩世界

记录梦,这是个大坑

连载:进行中

  • 83
    2018-04-28 08:36:15
  • 82
    2018-02-15 12:08:52

    竞技场

    那位能用声波抵御进攻的女士,她张开嘴向敌方的人群大喊,瞬时中间出现了一道无形的屏障,为我们赢得了几分钟宝贵的逃亡时间。

    我们在26楼,电梯里也满是敌人,只能选择一条隐蔽的废弃楼梯步行下楼。 好在有腾空飞跃的能力,我们飞速越过一层层阶梯,胜利在望。

    然而事与愿违,楼道的下端被封死了,没有出口。阶梯的末端,砖块拼出了一片圆形空地,中间又一块凸起的石块,上面摆放着一个骷髅,就像一个竞技场。

    我发现地上的砖石是松动的,也许下面有逃生的暗道,然而就在此时,我们绝望得听到上方敌人逼近的脚步,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 81
    2018-02-15 11:50:03

    国王

    站在大厅里的是一个被臣民背叛的国王。他身着华服,沉默得站在人群中央。

    有着鲜红唇色的微胖贵族妇女还有她的丈夫,随从,走向前来说着一些挑衅的话语。为什么国王还是沉默不语?边上的主教提起了他的脑袋。原来国王的头被被利剑斩为两半,又被拼合放归原位。他早就死了,人群一片欢呼。

    但是人们不知道的是,此时在荒原上,游荡着一个比最高的树还要高出好几倍的无头巨人,它就是国王的灵魂。

  • 80
    2018-01-18 12:29:47
  • 79
    2018-01-18 12:25:48
  • 78
    2018-01-18 12:20:31
  • 77
    2017-12-19 00:09:00
  • 76
    2017-12-18 10:19:53

    尸体

    在一个古村落游玩的时候,发现垃圾站放着两具尸首,一男一女,穿着黑西装,站在一边。我觉得是很好的写生素材,便把它们搬回了家中。

    不知道尸首被遗弃了多久,肤色发灰发蓝的它们并未萎缩发臭,保存较好。我将它们堆在画桌边。几天过去了,总有各种事将自己支开,迟迟没有下笔去画。

    尽管是冬天,气温很低,我也担心持续耽搁下去尸体终将腐烂。于是我切下其中那具女性的躯干四肢,挑选较好的部分,将肉剁细了,炒了很大一盘青椒肉丝。

    我大口吃了起来,有一种特别的味道,但不如猪肉那么好吃。有朋友过来看我,她也想尝尝,我告诉她这是人肉。尝过后她说,果然味道不太一样。

    可是还有一具尸体怎么办呢?我并不很想留着画它了,也不想吃了它。可是又不能随意将它丢弃在家附近的垃圾站,要如何向他人解释尸体的来源?

    突然想到有一个长辈是警察,也许他能够帮我开证明,以免被误认我是杀人犯。警察过来了,他却在我额头上贴了一道符咒。

  • 75
    2017-12-17 01:32:35
  • 74
    2017-12-11 01:23:00

    写生,蛾子以及算命师

    我站在高处,一个巨大太湖石顶端的古代小小木质凉亭里,伸出手臂在对面的石壁上画画。粉质的颜料并不很好上色,一遍遍刷上去,但总是不断抖落。我看了看下面的街道,同学们正拿着速写夹写生。吃午饭的时间到了,我要回到地面。然而亭子突然变得很小,我努力从门中挤出,把红色木栅格弄碎了。我偷偷藏了一片掉下来的木片在怀里。

    我去快餐店领取了不知道谁已经点好的快餐,不知怎么又突然到了画室一样的地方。窗边有一只蝙蝠抓住了很肥的蛾子。我们把蛾子救了下来,发现它变成了一只鸭子。它的脖子上有两个大大的洞,我们试图把洞堵上,而鸭子还活蹦乱跳的。围着桌子吃快餐了,菜放在了中间,大家互相换着吃。

    我在自己的卧室里,来了一个算命师,他会占星,坐在地上滔滔不绝谈起了我的过去。他要给我打一针能够使我迅速进入梦境的药剂,我拒绝了。然后他掏出一小支口服液,说这个也行。我接过看了看,过期了。于是他又从抽屉里翻出一盒药片,三七的成分,是我妈妈的。又是过期的,并且已经过期十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