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另一个奇葩世界

记录梦,这是个大坑

连载:进行中

  • 71
    2017-08-13 15:50:04
  • 70
    2017-07-31 10:56:47
  • 69
    2017-07-20 16:35:39
  • 68
    2017-07-20 16:29:58
  • 67
    2017-07-20 16:23:33
  • 66
    2017-04-25 01:00:10

    歌声

    我学会了一首西班牙歌曲,流利得将它用一种毫不违和的低沉男声唱了出来,并在第二段换回了女声。我将歌声录了下来,向朋友们炫耀我可以拥有男性的嗓音。

  • 65
    2017-04-21 00:48:48

    老宅

    我的毛衣上洒满了浓稠的蜂蜜,坐在轮椅上,妈妈推着我走过几个十字路口,在她流露出嫌弃的神情后,我哭了出来。

    我曾住在一个大宅子中,很久没有回来了。某位亲戚将我领到三楼安排我更衣洗澡,我突然想起在这个楼层的另一端有我熟悉的地方。于是走上木制的转角楼梯,上了黑暗的阁楼再转而从另一道年久失修吱噶作响的楼梯下来。

    三楼另一端是一片洗衣用的空地,妈妈正在浣洗衣物,见到我,很开心迎过来,像是很久没见哪般,嘘寒问暖。我发现我还是要回原来的地方,可是不愿意绕回阁楼走回去,那里似乎有一个我很害怕的房间。

    洗完澡换好了衣服,我和一些女眷围坐在木桌边,我拿出一块镶满珍珠宝石的手绢,开始在上面弹琴。

  • 64
    2017-04-21 00:41:07

    热气球

    我是一个个子不高,大概五十上下,胡子拉碴的大叔。众人瞩目之下,忐忑坐上了银色热气球(其实更像氢气球,并没有点火的装置)

    我有些紧张,气球开始慢慢上升,穿过云层,再上升,听到飞机从身边呼啸而过,因太高速而发出了音爆。

    我坐热气球是为了去修理一个教堂尖顶上受损的怪物石刻雕像。哥特式的建筑,塔尖高耸入云,但是为什么我不从建筑内部爬上去呢,谁知道。

    终于到了!然后我看到了那些破碎的雕像,那么小,还放在一个壁橱中。我像是来到了一个云层中的房间,边上还有一张雪白干净的床。我舒了一口气,终于不用担心怎么控制气球回到地面了。我从气球篮筐中爬到床上,先睡一觉再说吧。

  • 63
    2017-04-21 00:30:10

    远山

    一侧是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流,一侧是低矮的山丘和一些散布着残破古迹的庙宇。我们沿着河走,突然记起曾经(在从前的梦境中)乘坐独木舟飘过平缓的水面,清晰可见的长长墨绿色水藻触手可及。

    路有些远,我们坐上一辆三轮摩托,司机穿着古怪的防水服,身上湿答答的像刚从河里起来。他问我们是不是要去泛舟。这次没时间了,我说,因为我们要去找一个叫做远山(记得好像叫这个名字)的居士。下次一定再来。

    下了车,听到了草丛的蛙鸣,我预感那会是一只色彩斑斓的蛤蟆。转身走入院门,发现原来就是那个远远看到的寺庙。

    最后,我们是在寺院中一个孤儿收留所遇到远山的。他在楼梯上,戴了一顶布帽子,刚要下楼,我们迎向他,打过招呼便把一本厚厚的书还到他手中。

  • 62
    2017-03-02 07:49:30

    凌晨突然胃疼惊醒,然后记起了两个本有可能忘记的梦。

    No.1 :

    我和同伴在一个四面有玻璃窗的旅馆度假,到了晚上我们把门窗打开透气。

    这时发现屋外站着一个浑身铁锈色的身形巨大的男人,我们觉得情况不妙,开始关门关窗,简直是一场惊险的时间抢夺战。但是最后,关闭的门窗也无法阻挡这个凶神恶煞的不速之客,他直接穿墙而过,走向我,抓起我的左臂,在手腕上划了一道大口子,瞬间疼痛难忍,我看到锈斑慢慢从伤口蔓延开始腐蚀我的皮肤。

    这时男人念了一个名字或是一句咒语,从屋外呼唤进来一团有生命的雪花,我顿时灵魂出窍,以第三方的视角看到地上的我慢慢冻结成了一个人形的冰块。

    No.2:

    和好几个同伴在赶路,很急促的行军步调,我很艰难得跟在最后,上气不接下气。我们经过树林,经过废弃的楼房,无人的街道,已经忘了为什么要赶路,但所到之处充满了一种破败的末日景象。所有人都在逃难,在空旷的楼道转角平台堆放着供赶路人露营的破旧被褥。

    似乎是和朋友走散后,我来到一个绵延数公里的溶洞,里面聚集了很多难民。我在其中一个不大的,四周雪白的洞厅遇到熟人,他告诉我,战争就要结束,人类马上可以重见天日了。于是我突然回想了起来,大家是为了逃避侵入地球的外星来客。

    场景跳跃至一辆双层公车,回家的路。我贴着玻璃窗看着天空中最后一架入侵者的飞船正在坠毁,在阳光照射下闪着耀眼的光。但是在它落地炸毁之前,居然弹射出一发跟踪弹。我有预感我们的车会受到波及,于是抱头蹲下,余光看着窗外圆饼状导弹像是瞪着巨大的独眼搜寻着目标般从我身边经过。一阵寂静之后,巨响,然后窗户震裂,玻璃渣纷纷落到了我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