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另一个奇葩世界

记录梦,这是个大坑

连载:进行中

  • 1
    2015-09-21 23:41:30

    一个巨大建筑内部的顶端覆盖着一张巨大的人脸,半透明,阳光可以照进内部,采光很好,我和战友背着枪,臂膀上绑着纳粹的标志,发誓要把上空的脸摧毁。

  • 2
    2015-09-22 09:42:26

    打开D寝室的门,我们看到一个白色的东西沿墙角飞快移至角落,我们关上门,再次打开,白色的物体又出现了,是一个20厘米高的纸片小人,我们飞奔过去,把逃跑的小人截住。三人围坐在在桌前,把这个折成人形的纸片展开,发现是一道符咒,同时又是一个神秘机构的宣传单——"...可以通过我公司定制任意效用的符咒,确保有效,然,后果概不负责...”之类云云。我们觉得非常不吉利,便把纸片撕碎,准备出门把这堆残骸烧毁。我回楼下拿衣服,走道昏暗安静,每个寝室门口都贴着红色对联。打开自己寝室的门,空无一人,受到刚刚不详事件的影响,黑暗中蔓延着诡异的气息,即使开灯也无法驱散。(part 1)

  • 3
    2015-09-22 10:17:53

    (part 2)拿上一条围巾,关上门,我抬头发现自己门楣的对联横批上居然写着“暗中隐匿”几个字,心里想着今晚是不敢在自己房间睡了。出门以后,我们打了一部出租,车居然行驶在河岸边的建筑废墟上,一路颠下阶梯,好几次差点翻到河里,最后开到一个死胡同。下了车,我们每人踩着自己的独轮电动车在路上狂飙(哪儿来的车?还有纸片呢....这就是梦),控制车速,拐弯,刹车;城市街景,路人,,,一切都很有真实感,以至于在公园里,小伙伴G因为没有控制好速度,一头栽进了花坛。一个附近闲逛的男人不停嘲笑她,我很生气,骂了那个男人。回到住处,我开始画手绘,同时B站在我后面不停捏我的脸, 表示很软很好捏。

  • 4
    2015-10-22 09:33:34

    第一个梦,肯德基和炒牛肉:我在肯德基的圆桌前坐着,对面坐着赵石漫画的作者和一个员工阿姨,桌上放着一盘阿姨炒的黄瓜青椒炒牛肉片。赵石吃了一口说:我知道对面麦当劳推出了炒牛肉这道菜,我也已经尝过了,但是肯德基还没有,所以,我想来这儿尝一尝非官方出品的菜。坐边上的阿姨一脸期待看着他想知道他对着道菜的评价。然后他慢慢用英语说道:黄瓜块切太大,应该是一片片的才对。我也尝了一口,牛肉很嫩,带一点甜甜的口感,很好吃,心想着之后一定要问阿姨菜的做法。吃完以后,赵石作者转身离去,我鼓起勇气,追过去对他说:我很喜欢你的漫画,是你的粉丝哦,他朝我笑了下。

    第二个梦,风筝和难民:我在一本手册上看到:“从北京的45环到64环,开车用时1小时,海拔上升500米,带着风筝去那边放吧,风筝会因为气压的变化而炸裂。”于是我们拿着巨大的风筝到了传说的地点,发现那边早已聚满了风筝爱好者。我和两个大爷同行,他们的风筝装备很专业,我只负责站在原地拿着装有滚轴连接着线的小木棍,一个大爷负责跑着将风筝放上去,另一个负责将线放长。于是,风筝很快放了上去,滚轴咕噜噜转飞快,风筝越来越高,我能感到手里巨大的压力重量,担心一旦站不稳连自己都会被风筝带上去。周围的爱好者们有些并没有这么顺利,风筝太多,各种样式眼花缭乱,你推我搡,有的都缠绕到了一起。我们的风筝已经在高空缩成了一小点,我一把抓住差一点要飞出去的线末端,然而风筝似乎没有像传说中的那般会在高空炸裂。我握着线在周围走了走,突然风向变化,风筝落下,线缠在了变压房屋顶裸露出的变压器上,高温使那些线燃烧了起来。断了线的风筝落到眼前,才发现是半立体状粉色大章鱼的形象。突然抬起眼,发现,高处落下一个血淋淋的尸体,掉在了变压房屋顶。周围的人围了过来,这堆血肉模糊的躯体中冒出了两个亮闪闪的眼睛,我大喊,“人还没有死!” 这具红色躯体站了起来,原来是一个裸体的胖女人,她笑着说她是一个难民,其他都记不得了。我们带她去澡堂洗澡。

  • 5
    2015-10-24 22:32:09

    在四川玩的时候做了一个很真实的梦。梦到自己被感染变成了僵尸的样子,我在镜子里仔细看自己,像尸体一样腐烂、斑驳苍白的脸,皮肉分离。我要在脸上画上厚厚的妆、带上美瞳,甚至要用塑形胶捏出一个假鼻子才敢出门。我必须要假装自己是正常人,才不会被真正的人类伤害排挤。

  • 6
    2015-10-27 21:07:46

    我花了大部分积蓄买了一个留声机,却发现没有黑胶唱片。

  • 7
    2015-10-28 09:50:44

    我抱着展馆的一尊仿真雕像,是一个裸体女人搂着一个小孩子的塑像。我很小心的轻轻抱着她,能感觉到橡胶皮肤的柔软而黏腻的质感,以及隐藏在薄薄皮肤里的尖锐金属骨架,生怕由于我的触碰使金属骨架刺穿本来就不结实的驱壳伤到自己。塑像像是活了过来,也把她的手臂搭在了我身上。我在床上醒了过来,讶异于刚刚做过的梦,却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身边还有本科的室友,原来还是一个梦。

  • 8
    2015-11-18 10:09:24

    嗓子有点不舒服,我跑去一个很大的室内商场,工作人员告知我医院就在一层。我围着环形走廊跑了很久,终于到了医院的挂号前台(看起来一点也不正规,但却出奇的干净)。排在我前面的老婆婆说她感冒了,护士说那你去感冒科。我说,那我也挂感冒科吧。护士说,右拐第一个房间就是了。我进了科室,本以为人会很多,却发现只有我一个,医生很闲得坐在桌子前无所事事。我走上前,摊开了我的速写本,把几页漫画递给医生,说,这个问题困扰我很久,我总是觉得画不出满意的线条。医生表示他也不知道怎么办。在闲聊了一些关于绘画方面的问题后,我突然意识到我是来看病的。我说,我最近嗓子有点不舒服,像是感冒,但又不确定是感冒。医生说,你有可能是过敏。于是他拿出一个针筒,在洗手池边的消毒药水瓶子里抽出了一些蓝色液体,又往里面滴了一些药水,说,给你注射了这个,就能知道你的过敏程度有多大了,一般人都会对它过敏,只是程度不同。我表示很惊恐。医生又说,不用害怕,不会有生命危险,你看——于是他往自己的胳膊上扎了一针,很淡定的注射了进去,而在这时我醒了,我很庆幸梦在这个时候终止。

  • 9
    2015-11-19 09:55:26

    我被雇去粉刷一个房间,这已经是工作的第二天了,还有半面墙就可以完工。我站在摆在桌上的工作梯上粉刷墙壁的上部,R在边上帮我扶着梯子。雇主对R说,你一定要紧紧扶住梯子,因为到了晚上,这些家具的思维会变得很活跃,它们会很不安分,一定要注意安全。

    手里小罐里的涂料快用完了,我发现罐子底部沉淀着好多塑料泡沫球,以至于最后几刷都把这些小球黏到了墙上。我下了梯子去大桶里灌涂料,却发现大桶里的涂料分层了,需要找东西搅拌均匀。一开始,我捡了一根粗木棒,然而太粗无法搅拌,最后我只得用一根细细的笔杆搅动一大桶涂料,搅着搅着,涂料变成了蓝灰色。

  • 10
    2015-11-23 10:01:11

    与F去看夏尔丹的画展,却因为到得太晚要闭馆了,我向工作人员询问了第二天的开馆时间,然而这时F已经偷偷溜到大厅看起了画来,紧接着,后面又来了三四个游客。展厅工作人员于是就妥协了,放行所有的人入馆。

    展览很奇怪,明明应该是夏尔丹的经典静物画,却一张都没有,全部都是一些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肖像作品。我有点失望,但最后总算在出口不起眼的架子上看到一小张创作手稿,画面简单线条松动(反而有点像夏加尔的作品),我拿起相机准备拍下来,却发现无论如何对不了焦,而这时最后一批游客已经陆续离开。我赶紧让身边的R帮忙拍一张(F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R,而然梦中我居然一点没有察觉),而她却挡在画前,拍起了我。我只能拿出手机匆匆忙忙随便拍了一下。就在这时,一个态度极差的管理员冲了过来,呵斥我们为什么还没有离开展厅。她的语言太有攻击性了,我们很不爽,于是边走边大声笑骂她是神经病。

    离开展馆以后,我们都饿了,R提议我们去小印度街吃藏餐。我大概记得过去的路,然而渐渐天黑了,却有些迷糊了。正因为迷路而慌张的时候,周围变得繁华起来,各类的餐馆灯管闪烁,人头攒动。我很开心得对R说:你看,我们还是走到了,你挑一家餐馆把!然后我指着街那边的那座熟悉的大桥说,晚上我们还是住桥那边那家旅馆吧,老地方。R:我们要不要先上网定一下呢?也许会优惠一些?我:我们到了前台问问再说啦,不行蹭他们WIFI上网定!(神奇之处在于,这家旅馆,在我之前的梦中出现过,我们住过一段时间。而这次,又回来了。)